问题少年与他失踪的新娘:《凉霄吟》

  • 网站大全
  • 2021-04-08 14:00:16
  • 发表评论
    《凉霄吟》应该是奇幻体的,归过来,鬼话那边就不再更新了.               这里大人们所说的“野”,并非指成栋的出身不明,而是指成栋自幼小时就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成天跟大人们捣乱,淘气得让大人们难以忍受。成栋是个独子,追溯他的出身,其实也有一个很辉煌的家世,祖上曾经出过一位德高望重的翰林公,而他温厚恭良的父亲仕途上虽然及不上乃祖,却也曾乙榜中举,任过某县县丞;再说成母,那也是来自一个世代书香的家庭,知书达理,性情温和。按理成栋在这样的环境下,耳濡目染,举止多少也应该有些儒雅气息,可是他不这样。成栋不爱念书,成天游手好闲,偏爱舞枪弄棒,老领着一群半大孩子瞎折腾,随时撵得乡邻里鸡飞狗跳,俨然是当地的孩子王。   那是成栋三岁之前,因其体弱多病,家人遍访名医,竟无人治得好他的病症,翰林公门下的这位清客闻听消息后,请缨前往,并不见他用药石之物,每天仅拉扯成栋的躯干,指弹掌拍,三揉两搓,数日后,成栋那莫名其妙的病症竟然完全离体而去,开始活蹦乱跳。不过病好后的成栋在后背至胁下间留下了一副诡奇的永久的疤痕――怎么看那都似是一幅水墨丹青。清客治愈成栋后便离开成家,离开翰林公府第,杳然不知所终,只是他一语成谶,此后成父连请了几任严厉的私塾先生来坐馆,都无法驯服成栋,反而被成栋戏耍得斯文扫地,哭笑不得,于是先生们均先后辞馆而去。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成父见无数次的责罚没能起到一丁点儿效果,常常就无可奈何的叨念,灰了心,发誓再也不去管他。   转眼成栋长成了一个结实粗壮的小伙子,该成家立业了。成父恨其不成器,懒得张罗,倒是成母觉得成栋始终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心想:说不定成了家,有了媳妇儿,有了羁绊,那孩子会改了性吧?这么想着,就开始托人谋一户相当的人家的女儿,看看有无合适的。   俗话说“差役的腿,媒人的嘴”,到底还是有口绽莲花的媒婆,真给说活了一户门当户对的人家。   成家备足了礼仪送过去,蒙陈家允许,请阴阳先生和了两人的生辰八字,商议亲事定在八月十二日。      家人好说歹说把他拉回家,还好送亲来的人很大度,没有怪罪。   新郎新娘拜了堂,然后就被送入洞房。   伏灵玉手指疾飞,将成栋的衣服除下。窗外藏了半夜存心听房的后生见到这个情景,莫不感到万分的诧异:这新娘子好厉害,居然忍不住开始动手剥新郎倌的衣服,……要办事了!后生们正在兴奋,可是新娘剥了新郎的衣服,却没有按照这些后生心中所想的立刻去行人伦大礼,反而皱起眉头下了床,走到窗前,端起一盆搁置着的已经凉透了的还没有倒掉的洗脚水,一手撑开窗户,一手将那一盆洗脚水泼出窗外。那几名听房者瘁不及防,如落汤鸡般,立刻惊叫着仓皇鼠窜。   然而这时候的成栋因为不堪翻过来仆过去,醒了,睁着一双茫然的眼睛望着他的新娘:“你是谁?”   成栋似乎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新娘,那是陪我睡觉的女人了?”   “那你不上床来睡觉还要干啥?”成栋实在太困,说完这句话打了一个呵欠,哪里还管顾谁陪谁睡觉,侧身便躺倒在床上。   然后烛灭,她便处于黑暗之中。   成栋次日醒来已是日上三杆时分,睁开眼,只觉得身旁空荡荡地象是少了点东西,却又想不起是什么来。直到侍候他的丫鬟端了洗漱的水来,不见新少奶奶,便问他,他这才惊讶万分:“哦,对呀,昨晚好象是有个人跟我睡觉,那个人就是新少奶奶吗?她去哪儿去了?”   最后成栋终于想起来新少奶奶的名字,拍了拍脑袋说:“伏灵玉,嗯?……对。嗯,去给我取碗馄饨来,我肚子饿了。”   
    本文标题:问题少年与他失踪的新娘:《凉霄吟》
    本文链接:https://www.shouma.net/post/440875.html
    作者授权:本文由 首码网 发布于 首码网
    版权声明: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上一篇:张岱、红楼梦和白居易 下一篇:安徽颢文矿业董事长潘冠绍诈骗案

     发表评论:

    最新来访 免费收录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