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的象棋名人争霸赛(选自《燕园梦》)

  • 网站大全
  • 2021-04-07 20:00:16
  • 发表评论
         北大的象棋名人争霸赛(选自《燕园梦》)   悠哉/文   哎呀,不好不好!日记本丢失!   “哎唷唷,你买这个……给李子吃呀?”   说笑时候,老太婆瘪皱的嘴唇咧开,四围净是枯褐的皱皮,依稀是鲁迅《祝福》里柳妈形象的复活,脸相挺相像的。   “怪不得他,他原有些呆脾气。能虑到给我买水果,算是不错的了。――哎,这一周,你好歹受些累,多过来陪陪我吧?你别只顾当仙客,得帮我干点儿活。”   “简单活呗。洗碗、洗衣服什么的。”   又吩咐他去商店买几袋红糖,再买一双加厚的棉袜子。眼下,她最怕脚踝受凉,米师傅传给她的经验。栌柑、鸭梨桂华不敢吃,给米师傅留下几个,其余的叫他拎回园子里。桂华见老杨咕嘟着嘴儿,还以为他在闹情绪呢,忙慰解说:   老杨摇头说,不为这件事情。他把丢失日记本的事儿,对她讲明白了。   这桩烦恼就被他丢过一边,再也不去深计了。   以下是随后一周的日记:   4月5日,星期日   上一周,累得你够戗!   干这些活儿,你不很习惯,但是没办法啊!她的工作服拢共就两套,不及时清洗和晾晒,那可怎么行呢?   卡夫卡说:“在艺术领域里,情形往往是这样的:人们为了获得生活,就得遗弃生活。”   人固有双重生活,即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卡夫卡为文学而活着,尽管他手无缚鸡之力,但是仍然渴望将其凝聚起来,攥成一个硬拳头,给文学以最强力的一击。卡夫卡在日记中说:“入睡之前,我感觉到了身躯上轻飘飘的胳膊之下拳头的重量。”他这拳头的分量,不可低估也啊!事实上,卡夫卡给20世纪世界文坛带来新的“恐惧与颤栗”,继克尔凯戈尔之后。卡夫卡的物质生活是卑微的、可怜的:他终生从事与文学事业根本无关的职业,徒然耗费他的大好时光;在家里他得不到父母的温暖与理解;他既渴望爱情又畏惧爱情,像甲虫一般渺小地活着,将自己裹在厚厚的一层硬壳里。但是,他的精神生活又是充实而丰盈的。他与菲莉斯、密伦娜夫人的情书即是明证。其实,诗人海子也是如此?对喽!也是如此,必当如此嘛!惆憾满掬的是:没见到海子致“四姐妹”的一封封情书,至渴至恼哉!若有幸读到,想必也是令人吁嘘不已吧?通过读卡夫卡的书信和日记,你终于洞然豁悟:书信和日记,是浪漫主义文学最重要的文学形式。正因为这样,卡夫卡才那么热衷于写情书。试想想吧:卡夫卡的三部长篇小说《失踪者》、《官司》和《城堡》均未完稿。实际上,其完整构思他是了然于胸的。倘若将写情书的时间节省下来,他将它们统统完稿,那是绰绰有余的。但是,缺少了卡夫卡情书的《卡夫卡全集》,又有啥意思呢?他的那些情书,不啻是20世纪的《青年维特的烦恼》也么哥!   这么一想,自诩浪漫主义诗歌王子的海子竟然没给后人留下一封情书,他遗留下来的日记,也仅仅三篇而已。太少太少,噫,殊可懑叹耳!海子在日记中写道:“我一直想写一种经历或小说,总有一天它会脱离阵痛而顺利产出。”在《海子诗全编・编后记》中,西川这样评说:   海子生前没写出自传,这是恬不为怪的。因为,自传通常写于作家成名之后。海子生前在中国诗坛默默无闻,他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将写自传提到他的创作日程上来。   ――嘿嘿,海子没来得及干的,你杨秋荣既然以“活着的海子”自许,难道不能替他干吗?据此,你虚构一部长篇小说《自杀者日记》,何如耶?   卡夫卡以下这句话耐人寻味,很值得你潜心玩索之:   噫唏,此语大妙哉!   上述话中,最后那句颇含玄奥:作家是与真理打交道的。在《十九世纪文学主流》书中,勃兰兑斯这样说:“每个社会都有一些特殊的个人,他们唯一的任务,他们的使命,就是要道出全部真理。这些人就是诗人和作家。”可作此语的参证或注脚。遗憾的是,当代中国文学最缺乏的,正是这种“道出全部真理”的作品。当代中国作家普遍缺少献身真理的高尚情怀,和“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的大智大勇。噫,惨兮哉!确确实实,中国文学精神失落了,用句乐安话讲――跌了魂。文学之“道”沦为“技”,大家一窝蜂地尽玩一些非常皮毛的东西。   “我要告诉人们一个与文明人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所以我一点也不期望任何人一下子就会喜欢它或称赞它。”   总之吧,卡夫卡的这个命题内涵深刻,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对于你未来的文学创作,完然是一次醍醐泼顶,具有泼天的重大启示!
    本文标题:北大的象棋名人争霸赛(选自《燕园梦》)
    本文链接:https://www.shouma.net/post/440001.html
    作者授权:本文由 首码网 发布于 首码网
    版权声明: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上一篇:宋茜晒照片香肩微露眼神霸气向往心中桃花源 下一篇:中国人为什么喜欢权谋术

     发表评论:

    最新来访 免费收录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