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羊皮的狼

  • 网站大全
  • 2021-04-07 20:00:15
  • 发表评论
      披着羊皮的狼   咣当,咣当,咣当――列车在晶九线上飞驰电掣般行驶。   攸春若有所思地将一只手撑在列车座位前的小桌上托着脸庞面向窗外。   她心有余悸,似梦非梦般地又回到了两年前。   一枕黄粱   两年前,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名叫双喜的中年男子,在他的QQ个性签名栏中写着这样一句话:你根本就看不见我的眼泪,因为我是海……。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是什么坎坷的经历让这位中年男子郁郁寡欢,生活得那么消沉?   由于学历太低,一时找不到工作,他连续饿了两天没吃饭。   我对他的身世深表同情,同时在精神上也给了他不少安慰。   自从在网上碰到了他,我几乎把所有的网友都丢到了一边,我只是隐身上网,只要他在我就会放下手中的一切,他不在时我不再聊天。 因为我情愿相信这世界上只有他对我说的是真心话,别人我一个也不能相信。   第一次在网上见到他,他就滔滔不绝。   他特别崇尚故代先贤,尤其是讲起仁、义、礼、智、信,他口若悬河,一幅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模样。   后来他说他要专程回江南小城来看我,并说能帮我在当地找到合适的工作。   我不好直接回答,因为在我没真正见到他之前,尽管他巧舌如簧,作为一个涉世未深的姑娘来说,要完全听信一个未曾谋面的男人的话,我多少还是存了一点戒心,我没有马上回答他。   那天正好是双休日,我如约到车站接车。   他真的会来吗,是带一个女朋友一道还是带一个男朋友一道,抑或是他一个人,我不得而知。   不多时,从火车站出口拥过来一群人,我估计火车可能是晚点刚进站,我睁大了眼睛生怕漏掉了每一个人。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不能想象,穷困潦倒的他如何还能把自己妆扮成一幅阔佬的模样。   他坚毅的步伐在一步一步向我逼近,我屏住呼吸好象下意识不让他看见我似的。   他终于看到了我,然后高兴得跳了起来,这是第一次与他见面时他给我留下的印象。   见面后我与他说的第一句话是问他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就这么轻易地就相信了一个人。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中午在一餐馆我点了两个菜,他却抢先为我叫了两瓶啤酒。   我说我从没喝过酒。   当然到了最后他还是不得不怜香惜玉,将我杯中的酒全倒进了他的杯中。   我当面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待他在那与董事长聊天时我却溜之乎也。   他被我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说我刚刚好好的,怎么说变就变了。   几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又在网上碰到了他,我对他说了一大堆对不起的话。   听了我的话他没有责怪我,他多少能理解一点我的心情。   他说,既然如此,那我还有什么话可说的呢?   后来的日子,我们很少在网上见面,但相互却有了更深的思念,我们每天都要在手机上发几条信息,捎上几句温馨的话语。   他说他现己辗转到华中地区,并在当地的一家茶叶公司上班。   我答应了他,只是一时没假不能成行。   我以为这趟列车是特意为我安排的,好象它也知道我的心思似的。   一个晴朗的下午,我踏上了T268次从小城发往晶城的列车。   我觉得我那时特天真。   在路上,他不断发来信息并让我告诉他车次他到车站来接我。   他在信息中说茶叶公司黄金周也放假,他会陪我在晶城好好地玩一玩,我再一次被感动。   见了他我真的有一种想要拥抱他的冲动。   我好象是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似的。   我跟随他们走有没有人身安全?   坐了一程车,穿越几条巷,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   听他们说,这里是个大家庭。   通过半天的接触,我终于发现了真相。   我打的到了火车站,还没买票,他们又跟踪了过来,他质问我说,难道你就不能为你喜欢的男人作一点牺牲吗?   我反问他,那你能作出牺牲跟我一起走吗?他欲言又止。   人各有志,不能勉强。在他为我买方便面的间隙,我不辞而别,狠下心回头提前进了车站,他没想我那么快就坐上了别的车次在见到她不到一天的时间就离开了他。   既然你别无选择的上了车,那我还有什么可说的了?我也不再相信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伟大的真情了。   尽管他的言语还能再次感动我,也许他对我真的是一片真心,但这次我却再也没回他的信息。   我再次被这条信息感动,只是我一去不回头,即便相信他的话是真的我也将情断华中,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只可惜,在列车前行的下一站,我终究还是没有逃脱他们的魔掌。   身陷魔窟   我再次被带到七层楼的公寓式楼房,双喜的“老推”(行话,即介绍人)不知和谁打了个电话,不久便有一个女孩来开门。   进门后一股说不出的味道扑鼻而来,难闻极了。   洗到一半,水变冷了,后来知道是煤气没了。   快到12点煤气才送来,洗完澡我就开始睡觉,朦胧中感觉外面有很多人,到三四点的样子他们把我叫醒了,让我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   晚饭后,他们就与我聊了起来,什么家里怎么样,有几个人啊?感情如何啊?等等。   这期间,来了一个人,他把我从大厅带进了女生房,不久双喜也进去了,并对我说“你手机借我发个短信”,我边说边掏出手机随意问了句“你自己的呢?”,他说“在充电哦”,我就没在意。   第二天上午,我第一次开始接受“教育”。双喜就象六月的天,孩儿的脸,说变就变。   他满嘴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   他再三强调网络销售与传销的区别。   我开始有了警觉。   只记得他说加盟网络销售后,只要努力每个人都可能拥有180万,但必须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要购买本网络销售价值3800元的产品。   我说180万我不稀罕,我一不愁吃二不愁穿。   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说因为我心不在这里,所以财富也不在这里。   这世界荒凉得让人心寒。   人是如此的渺小,即便对生存理念有着强而深的感知,此时,也只能卑微的活着。   当人的感情发生了质的变化,情感的价值也就变味了。   它让我进一步感受到了人情的淡薄,人间的冷漠。   在双喜面前,我不再是从前那样一个寒酸的弱女子。   羊落虎口   我被安排在与一个叫岚的女孩同住一间房,她比我小两岁。   租住处大门上锁,窗户钉死,以棉被隔音,统一采购生活用品,限制人员人身自由,日常的主要活动是“上课”、使用手机联系诱骗他人。   原来岚也是被双喜诱骗过来的,但她在双喜的软硬兼施下被他强暴了。   岚原本是双喜的一个远房亲戚,平时他们很少来往。有一天下午岚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那头一个浑厚的男中音与她寒暄了起来,她听出了那是她刚刚认识不久的双喜的声音。   他说,那就来坐坐吧。   岚顺便问了句,那儿有适合我的工作吗?   他知道岚是在一家美容店工作,他说晶城的美容店比我们这上档次,工资也高,那里是高新开发区,在那里发展当地政府有好多优惠政策。   过了两天双喜又给岚打来了电话,他说已为岚买好去晶城的火车票,还把车票拍成了照片发给了岚。   双喜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将票送到岚的店中来。   他没给岚思考的余地。   上车后岚问双喜不是还有几个老乡与我们一起去吗?   后来岚才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来,那是他们与岚设下的圈套。   在列车上本来是买了两张卧铺票,一张上铺一张下铺。可打从上车起双喜就没去过上铺一次,他说上上下下好不方便。   岚觉得自己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么宠着。   说什么这次要让岚走出山村看下晶城不一样的天地,让岚焕发出第二次青春的时候到了,在那里可以做她自己喜欢的事。   双喜不时有意无意地乘着火车的惯性向岚靠拢,磨蹭着岚的身体。岚本能的闪了回来。   也许他真是累了,碍于情面岚没有推开他。   可是,双喜仍然没有去上铺的意思,岚也迷迷糊糊的要入睡了。岚轻轻地推开了靠在肩上的双喜,她一趟下来就很快睡着了。   在睡梦中,岚突然觉得后背有一种凉飕飕、湿漉漉的感觉,还有点粘糊糊的。   岚顿时羞得面红耳赤。   她迅疾起身下了床。   列车终于在下一个小站又停了下来,岚拿着行李执意要下车,这下可急坏了双喜。   下车后,岚背着大包小包,跟随着双喜上了一辆出租车。   车一路颠簸,岚都快要吐出来了。   她觉得车距晶城的指示牌越来越远,越走越象是郊区。   双喜含糊其辞地说:“快到了,这就是晶城的开发区。”   他们来到了一遍低矮的平房的其中一栋房子。不是一栋,其实就好象与我们乡下的猪圈一模一样。   门终于被打开了,但一股剌鼻的恶臭味扑面而来,差点没把岚晕倒。   床头边一个煤炉,看得出主人有些时日没用过。   岚侧着身子勉强进了屋内,包裹一时不知往哪搁合适。   其实屋内有两间房子,但双喜没去开那间房子的门。   双喜说我就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反正天也快亮了。   双喜没有一丝睡意,他人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心早就上了床。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但他对岚的性格摸得不透,万一她不从,那不弄得鸡飞蛋打。   双喜印象中的岚高挑的个子,一头蓬松乌黑的长发如行云流水,披肩而下。她衣着并不时髦但很得体,很有气质。   秀丽的面庞在灯光的映照下白里透红。   双喜屏气凝神随手在床上拿起一件衣服,试探着盖在岚的身上,并有意无意地轻轻触摸了下岚雪白柔滑的身子。   他胆子随即大了起来。   岚被双喜的举动惊醒了。双喜不敢轻举妄动。   双喜对岚软磨硬缠,说岚如何如何的漂亮,他如何如何的喜欢她。   再说我们还是远房表亲,也不合适。   岚来不及反抗,更奈何不了他的一张嘴。   灯被双喜拉熄了。   烈女也怕好缠郎。   接下来的几天,我被以旧人带新人的形式跟班学习去了,实则就是外界说的“洗脑”。   双喜带着我来到了一个地下室。那儿戒备森严,门口站着几条五大三粗的汉子。一律凭入场券进场,非请莫入。   没进去之前,双喜就附着我的耳朵说课堂纪律,叫我把手机调到关闭状态,不要交头接耳。   叫我们听党的话没有错,没听懂党的话才是你的错。   它的名称就叫“绿色创富沙龙”。   他把这个行业比喻是一个披着狼皮的羊,局外人看到的是一幅狰狞的面目,可局内人却处处谨小慎微,一听到外面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噤若寒蝉。   一个项目可以骗一个人,但骗不了一群人。   同时他们还大肆宣扬他们的一种所谓的贫富哲学:   穷莫与富斗,富莫与官斗,官莫与政府斗。贪官就是例子。   还说什么有时候给你推荐项目,不是想赚你多少钱,而是想拉你一把,你的手在哪里?   同时老推还教我们邀约时要找到对方的需求,他想什么你就说什么,他做什么你就谈什么,始终谈他感兴趣的话题。   有一次,因扰民,学员上电梯时一拥而上将老妇人的孙子堵在电梯带上了顶楼,导致老妇人报警,后被收缴了身份证。派出所说,今后要注意,你做你的生意别扰民。民不告,官不理。   冲出重围   有一天,又有一个人进来我的房间,他对我大吼大叫的,并且狠狠地批评我说,来了这么多天态度一点都不端正。   但我还是强忍住了。   他还说我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是的,我目前的处境的确感到自己很无助,他的这句话又再次提醒了我。   电话通了,我用家乡话与同学暗示说手机不在这,同时说出了可能遇到了麻烦和目前的处境。   情况很不利,我不知道他们今后还会不会给我机会打电话。   同时又将身上所带的并不多的钱一半放进鞋垫下一半放进腰间,唯恐哪天让他们搜去就是有机会出去连路费都没有。   我想,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虽说三十六计走为上,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选择逃跑,因为让他们抓住了,那将对自己更加不利。   在得知我的情况后,我的同学给我家里打了电话,同时报了警。   因为双喜那几天又在打电话催促我的另一名同学去晶城。   警方在暗中跟踪双喜两天后摸清了我的真实地址。   为了安全起见,抽调去的警察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掌握了情况后一道赴晶城解救。   因为知道了地址就取消了让同学去作诱饵的方案。   自从到了火车站,警方的手机就24小时没关。在火车上,零点时分,一个陌生电话打来,警方喂了几下但没有回音。   警方及同乡顺利地出了站并找到了晶城的一个朋友,通过他与当地警方联系,再用白话与那个小灵通打电话,采取政策攻心,让他们迅速放人,否则将采取“扫雷”行动。   13时左右,晶城的朋友终于打通了我的电话,让我只要能离开那地方就迅速打的来城区,别的都不要管。   没见到人,警方及同乡还在担心出租车是不是被人控制。   我终于脱离了虎口,回到了亲人和朋友的身边。   双喜最终得到了他应有的下场。
    本文标题:披着羊皮的狼
    本文链接:https://www.shouma.net/post/439986.html
    作者授权:本文由 首码网 发布于 首码网
    版权声明: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上一篇:外贸英语知识缩写大全 下一篇:中国现货投资网诚招黄金代理低点差高返佣最高70美元0

     发表评论:

    最新来访 免费收录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