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color=black旧林羁鸟传略font

  • 网站大全
  • 2021-04-07 14:00:13
  • 发表评论
      鸟,南阳人,世家子,从公职。一夜,其母梦巨鸟,衔梅喂之,醒觉,产一子,啼甚哀。少聪颖,喜读【诗经】,尤好小雅,见【伐木】,作丁丁嘤嘤状,邻里多异之。及长,善文,好酒,厌俗务,爱陶谦诗,常吟【归园田居】。公元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六日,注册天涯,又二年,居灌水专区,贴出三百,回复二万,辞多嬉,文殊隽,诗近淫艳,常操调戏事,邀男女夜灌,名大噪。二零零六年二月六日,列水区特邀版主位,四月二十二,转正式版主。五月二十七,见辞。秋,盗数家,为有司捕,见诛。十一月六日,或冒其名成文悼之,诸豪咸至。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个人描述出处:   【满庭芳】:   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迳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本人爱好: 吾梦中好杀人,诸网友切勿近我。 改自曹公孟德语。         六月十七,以XX掩其情,初言爱字,签名各二:我微笑着存在,你渴望知道被人喜欢的感觉是这么样的,结果伤害了很多人。 后一出自“东邪西毒”。“我,受了你的妖法,爱你,或不爱你.”疑中情毒。翌日,复言情,辞多隐讳。该日午后四时,得情书。二十二,文出戏豹,盘,辞艳绝。“我的长相平庸而粗糙,但是我的内心精致而细腻。我和老流氓说,别看我长得象个杀猪的,其实我是个写诗的。”此处略见性情。出没“没话找话”版块,与鹤,白,贝,豹,盘诸人熟,又二日,出“霜落飘摇,鸟栖无巢,毛羽单薄,雄伏雌号。”句,颇有诗味,描尽心情。“遛一个弯,遇一个姑娘,毁一个清白,成全一个流氓.”始用此签名,凸显萧散旷放。   二十八,鸟贴歌词,心绪似不宁,疑似情扰。”这次是我真的决定离开,远离那些许久不懂的悲哀。想让你忘却愁绪忘记关怀,放开这纷纷扰扰自由自在,那次是你不经意的离开。成为我这许久不变得悲哀,于是淡漠了繁华无法再开怀,于是我守着寂寞不能回来。啊涌起落落余辉任你采摘,啊留住刹那永远为你开,那次是你不经意的离开,成为我这许久不变的悲哀。于是淡漠了繁华只为你开怀,要陪你远离寂寞自由自在。”居二日,连贴歌词,皆伤情状。         尝出“俺躲着这个帖子后面/怀里揣着一颗欲望的念头/嫩们都进来吧/伸出性感的爪子轮流抚摸/谁也别叫唤/又不是没被帅哥摸过/这样大家都很爽/那么笑一个吧/为自己。”句,颇入诗理,或赞“鸟为诗,水区第一人也。”鸟颇自得。九月十九,鸳赐包,鸟出文以戏,鸳不至。九月二十,以“一阵烟雾散后,我还是自己。烟花纵美,无可怀念,聪明的,去看地上的坑点。”怀烟花的坑。未知真意几何?二十一,言好酒,以回复串联为贴,戏鸳,鸳至。鸟成诗:不求富贵不求有,但愿长江变成酒,朝夕醉卧沙滩上,一个波浪喝一口。鸳对以:狂客鉴湖头/有百年台沼/终日夷犹/最好金龟换酒/相与醉沧州。始与鸳熟。次日改签名为:末日红唇,且香艳着。性别颠倒,后常作此。         十月二十一,复以回复串联成文,贴戏蚂蚁,欲妻之,蚂未许,责之甚切,顷之,事得缓,遂妻之,得婚礼堂结婚证,天涯婚准字第TY0653号。羁甚喜,撰文以贺,辞谐趣,众多附和,“象我预言的那般,蚂蚁没有跌落杯中,这次她跌进了俺的怀抱,象俺曾经说过的那样,这无疑是对那些爱慕着我的女子们是一个致命打击,结婚以后的漫长日子里,做为一个曾经多情的漂亮男人,我需要一个个的安抚她们滴血的心。”,行间人多指其自恋,鸟益喜。         时坊间人多呼“烂贴”,鸟兴起,遂撰“绝世烂贴”凡三卷邀众,言复及王漂亮,缀以自慰字样。十月三十,鸟感恋网时日,触动心思,著“一个钻钻”篇,言封杀事,言友情事,缀“红衣的封杀,换来我坚决的不屈,红衣的帖子,我以”嗯哼“抗议着,据传耗子那时候也被红衣封杀的厉害,也许是同病相怜,这个小子也随便的嗯哼着,一个帖子,可以从头到尾。”句,恋天涯若此,众为所动。   十一月一日,著文认女,俄顷,复出贴“爱我的女人就是猪”,有句“对我心动过的女人很多,我说过喜欢的女人也不少,但我不爱谁,我说不出爱这个字,我只是问他,你爱我吗?实际上,她爱不爱我,并不重要,感情一直是我自己的事情。”句,颇感慨,行间有名轩主者留言:“说实在滴,鸟这次投入了感情写了,不错捏。”又有水工名小妖袖袖者出句醒之:“中国法律,并没有允许人畜可以通婚。”。宝贝波波语颇激烈,“MD,你不要脸!”,鸟皆不复。            七日夜,往见指甲,作数句谈,言性欲,假面,有感成帖,辞极悲怆。十六,记推盐事,喻己若鱼,无翻身日。十七,饮酒,诗寄无题,列处方一:“多年梅树根60克,加水适量煮半小时,取汁去渣,每日数次。”,复谈爱。二十,出绝世烂帖之五,责蚂蚁不育子,有出墙意。二十四,饮酒,撰文“于我无关”,忆旧,论生死,轮回,爱情,留句:“世间万物,幻变不定。一切,皆有可能...但,与我无关。”已在方外,犹恋红尘,幸耶?二十八,斥妇体毛,貌甚激昂。二十九,复撰绝世烂帖之六,始言范海辛,留句:“那个月圆之夜后,安娜成为永久的天使。范海辛抱着爱人尸体哮月时,永远没想到,痛彻心扉的烈焰是爱人通往天堂唯一的途径。那么,如果你爱我,我们可以寻找比沸腾还要快乐的快乐。”,辞哀婉。内一句颇鲜:“我们都是彼此的饲养员,用感情做饲料。”。         十二月十六,戏紫鹤。二十三,南阳大雪,鸟出帖,尽谈诗,留句:“大鹅毛雪,下三天了。发棵发棵,有种别化。”二十四,圣诞夜,帖戏乃君。复咏【卜算子・咏妓】,词曰:“清晨送君归,暮色迎客到。已是半裸肌似雪,尤以双峰俏。俏也不守贞,仍需客人抱。待到拂晓人去后,悄悄数钞票,哭撩,有假钞!”。二十五,成四季歌文,忆十数人,犹不忘封杀事,言指红衣,逆风。三十一,成“依然炽爱”帖忆旧,文中男女诗以对,“俗尘渺渺,天意茫茫,将你我分开,执君手却分,爱有无还乎,十数年双双,万年辗侧未见。”鸟对:“悲切而感,不必为我感动谁,只怕我会比你累,遂,啦啦复啦啦含泪到天明。”诗风大转,有类蘑菇。         二月,八日,复赠避孕套与紫鹤,并帖戏之,鹤至,略复之。翌日,复作此。二十八,诗成,留句:“明月轻泻在寂寥的波心,不想再痛苦地呻吟,所有的悲愤与热情借一把火,将它焚烧干净,干净。”。三月二日,成【鸡零狗碎】帖,谈蚂蚁离婚事,言春近。顷之,复作帖,戏海棠。是日,凡出四帖,似为离婚事所扰。五日,帖戏数人,指易水寒八股,复及离婚事。四月,十八,出水帖戏小泳泳,泳至,相与灌多时。十九,成【丹霞游记】,僧发帖唱和。         十一月,十六,著乱文【旧鸟之秋】,留句:“未曾红透的枫叶昭示着一种结果的心情,旧鸟之秋不知秋。也许明天秋霜,也许没有...”,辞甚悲切,悲秋耶?悲己耶?十二月,二日,成文说梦,“2005年12月2日的夜,月亮很圆,天空有朵云儿随风浪来浪去,对面人家的灯火映出别人家屋檐上叫春黑猫滴溜溜的眼睛,气象台发布了今年第一次橙温警报,旧鸟先生掐灭烟头推开窗户,优雅的跳了下去,象极了一只殉情的鸟儿。”,颇醒目。二十二日,复作【旧鸟冬至】帖,留句:“清辉半月,嚎叫声划破寒夜,疾风卷野火疯狂吞没金草银地,人们在旷野中静坐成神像,个个法相庄严。冬至,日照北移,天长夜短,阴盛极而衰...”,立意深远,颇近道法,观之感叹。居顷之,复作续,曰:“ 冬至再二,一夜无梦遗。”,甚合节气,有乐天知命意。   二零零六年一月四日,鸟唱【观雪凹感】歌,赋诗云:“大风挟雪乱转,好似秋虫扑面。地上有湿有干,玲珑凸凹不见。”,下附诗解。有水工名小雪球儿者回复曰:“旧林羁鸟----水区唯一的诗人!”六日,复用签名:“你渴望知道被人喜欢的感觉是这样的,结果伤害了许多人。”。夜,饮酒,一时许,复出帖【旧鸟没啥】,留言:“一点三十分以后,依稀听到隔壁叹息。茉莉的花香轻涂过我脸庞,然后消散。你瞪大了眼睛在黑暗里看我,总是一般模样。”,暗夜花香,诗味清冷孤绝。         三十夜,著【旧鸟冬去】,有句“我在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打坐,我吐纳着,一切都那么静,那么绿,染透我心.一片竹叶悠悠敲清沉寂的我,我惶恐的醒来,不安的痛苦流涕,我知道我错了,错的那么厉害,也许这一辈子都不能补偿谁。”,亦疑似酒后出。三十一日,帖戏翘楚。二月三日,成文记立春。六日,列水区特邀版主位,十日,出帖【弼马温羁】自嘲。十九,出帖贺版主疯子生辰。二十,著【春之旧鸟】,“秦广,宋帝,阎罗,泰山,平等。楚江,五官,卞城,都市,转轮。审判自己,如果你不快乐。”,词句平和静雅,颇乐春。三月五日,贴成【非常通俗】,戏数人,兼时政一二。放逐一时成风尚。         十九,红衣擅权,以武犯禁,遭社区免。鸟多留恋,意之拳拳,衣甚慰。翌日,水区版主逆风见辞。又几日,鸟无心政务,白玉京当值甚窘,事不力,遂生退心。三月,上乱水区。         十二,出帖,分积七万七千六百六十六。蚂蚁见行间,责其上缴。二十四,鸟至武汉,暑气蒸腾,成文记之。言己肥,用“旧鸟先生光着膀子灌水阿,肥肉一坨坨的象野地里盛开的白花花。”。二十七,见辞。三十,以【今天,我看到一个斑竹没删帖】为题出帖,锐指版主不作为,留言:“在水区灌水的人,请自重!维护水区的形象,人人有责。水区的斑竹请删帖!请洗脸!请洗澡!请刮胡子!请注意你的精神面貌!水区的形象靠我们大家一起维护!”,辞甚烈,呜呼,在位不谋政,去朝总不甘,趣味如此,微斯人,吾谁与归!         六月六日,帖贺易水寒五百生辰,若诗到贺,见者多附礼,红衣至。十六,水区屡为刷屏扰,鸟出帖言不负责,态度恳切。十九,以猫叫成文,蚂蚁,骆驼方至。九月,以社区消息附之成帖,言与罗比窃密码事。罗比至,讽其造谣,公子秀,莫小鱼见行间,和者甚寡。九月五日,复以Q谈消息成帖,戏红衣。十日,帖贺钻钻教师节快乐,直呼水工马刺刺“马公公”云云。二十,以【索赔八十万】为题,讽天涯。二十三,自贴个人资料,时上站一千七百五十八次,分积三百五十二,以“一地管理员毛”戏人,并谢轩主。         羁其为人也,性本萧散,心存道法,行事旷放,高标独立,驻水区有年,众莫不爱之。嘲己戏众,最为能事。二零零四,以【卧虎藏龙】成贴,引众尿戏,回复多生动,特为转载,以全鸟态。鸟复:“盖紫鹤者,动力十足,稳准狠,三千尺余,大气魄,高起点,当封净坛左使,外送诨号:无敌喷射王。盖盘子者,隐忍有矩,哗然有秩,滋声曼妙,当封净坛右使,外送诨号:金滋泻玉盘。”红衣复:“衣:凡异鸟者,骚气弥漫,善开帖,洋洋洒洒,尽古怪,争异彩,可赐白绫缚颈,并力绞合:以去毛厕味。”。水工名者言:“此旧鸟儿者,天天开坛,日日说法,盖以其鸟儿嘴,大话人事儿,颇得众产产之嬉笑哂骂;余嘉其护坛说法有功,封净坛大使,外送诨号:无敌金鸟儿嘴一地烂鸟儿毛。”。静静湖语:“静静湖:昔三藏法师西行,至大漠炽酷之地,水绝,忽一日见一秃羽异物待毙于骄阳之下,法师恻隐大动,询之“汝何物也?何以沦落如斯?吾将何以度之?”异物曰“旧林羁鸟,渴,将亡。”法师遍寻甘霖而不得,遂痛下愿心,作大牺牲,宽衣解带,以尿溺之。然天热而遗少,不足以救之,法师悲焉,默祷于我佛,我佛如来,动慈悲心,遣八百罗汉齐往助之,汇八百便溺以沃之,鸟遂勉得以苟存至今。为感念三藏法师及诸天神佛八百罗汉提壶灌顶之德,羁鸟现寄居于天涯之一厕,日夜由众滋之,以示其一滋之德时刻不敢或忘。噫嘘兮,一鸟尚有溯本之德,而我等翩翩君子,岂可无成人之美?一滋再滋兮,快哉,快哉…”云云。         僧字         
    本文标题:fontcolor=black旧林羁鸟传略font
    本文链接:https://www.shouma.net/post/439702.html
    作者授权:本文由 首码网 发布于 首码网
    版权声明: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上一篇:美女必备美容护肤知识大全护肤小常识, 下一篇:在深圳做房奴,在惠州做大爷,低于深圳3,4倍的价格买好于深圳几倍的房

     发表评论:

    最新来访 免费收录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