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 网站大全
  • 2021-04-07 10:00:13
  • 发表评论
      =100%,#ffffff,,0][tr][td]榆阳区黑煤场扎堆污染环境   [/td][/tr][tr][td] 来源:西安商报 发布时间:2016-7-4 8:29:36 浏览次数:163   [/td][/tr][tr][td]   本报讯(记者邵荣)近日,本报接榆阳区当地群众反映:自己家附近有几家煤场长期污染环境,有的煤场竟连名字都没有还一直开着,导致附近路面全是煤渣,煤车开过后全是煤灰,路两侧的林地里面也随时可见黑色污水,污染非常严重。接到反映后,记者第一时间赶到事发地进行了解。   记者调查:三家煤场两家没有场名 废弃物乱排放导致环境污染   据记者了解,群众反映的煤场属于榆阳区,位于榆西路(当地称为榆麻路)与210国道东南角,其东南角有一条通往煤场的路,路两边全部覆盖着煤渣,两边的林地里随处可见黑色的污池,很多植物已经枯死,顺着路往东南方向一公里左右有三家煤场,两家煤场没有任何名字与标牌,其中一家煤场挂牌黑金子煤场,除了一家未挂牌的煤场,其他两家都在不停的运转。记者看到路上不时的开过一辆拉煤的卡车,之后便是满天的灰尘。   记者随机向几位当地的村民了解情,村民说到:“平时都是拉煤的大卡车来回跑,煤场连名字都没有就营业,给路边都是乱倒的煤渣,地里全是黑水,政府也不给管管,污染成这样让人咋生活。   榆阳区环保局:已经给政府上报 但我们没有权利取缔   6月28日记者来到榆阳区环保局了解情况,当记者问到这三家煤场是否有环评手续时,协查大队王队长说:“应该没有。”记者又问道,环保局平时是如何巡查监管的?对于没有环评的单位为什么没有依法取缔?王队长说:“从煤场运行我们就给政府打报告,但是我们也采取我们的措施,按我们的程序下了所有的处罚文书和整改文书,具体是下的停产文书还是整改文书目前人员下乡我也不清楚。2016年1月26就打过取缔报告给榆阳区环保局,其中包括记者要了解的两家未挂牌煤场,此时还未发现黑金子煤场。2016年5月9号又给榆阳区环保局打过一次取缔报告,此次报告包括记者要了解的两家未挂牌煤场和黑金子煤场。”   随后记者又向办公室曹主任了解为什么在没有环评手续的情况下没有依法取缔?取缔难度在哪里?内部整改文书具体是怎么下的?曹主任说:“具体了解情况的贺局长下乡去了。”曹主任也一再表示给政府打取缔报告协查大队是当事人,他并不清楚。记者不停追问,曹主任拨通了一位工作人员的电话进行沟通,之后回答记者:“取缔都是报政府取缔,环保局没这个权利。我们四月份开展过对于黑煤场的专项执法检查,按照程序下达了责令停产的通知,主要涉及榆阳区的二十几家黑煤场,但是具体什么时候打的报告我也不清楚,我们只能把报告给政府由政府决定处理,我们也没有权利取缔。”记者表示可以让了解情况的工作人员说明一下具体最早是什么时候给政府打的取缔报告,曹主任说:“这个情况贺局长比较了解,但是他下乡去了。”但是位于曹主任办公室内的工作牌却显示贺局长是在岗,随即记者问曹主任这是怎么回事,曹主任说:“工作忙,工作牌显示是昨天的,今天还没来得及调。”随后曹主任对工作牌进行了调整,其中将贺局长由在岗调到下乡一栏。   自称区政府工作人员闯入榆阳区环保局称“记者太多 闹的人民都不好了”   就在记者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榆阳区环保局办公室突然进来一位自称是政府工作人员的男子,进来就对记者说:“现在采访都有规定,你们商报,人家早把你们取缔了,不让你们在这采访了,小报纸全部都被取消了,咋滴你们还到处那个,你跟宣传部联系去,现在记者太多,以后闹的人民都不好了,我跟你说实话,记者敲诈勒索的太多了,要采访找市宣传部开介绍信去。”记者一再追问男子具体是谁哪个单位的?为什么上班时间来到榆阳区环保局?男子一会说:“你不用管我是谁。”一会说:“来办事找人的。”一会又说,自己是经府办过来检查工作的。   据记者查阅资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七章第九十九条 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或者限制生产、停产整治,并处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停业,关闭:(一)未依法取得排污许可证排放大气污染物的;(二)超过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或者超过重点大气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指标排放大气污染物的;(三)通过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大气污染物的。   当地无环评手续煤场造成的环境污染,既然协查大队2016年一月份就将两家没有挂牌的煤场上报给榆阳区环保局,榆阳区环保局称既下达了责令停产的通知,又上报了政府进行取缔,但是据记者实际走访,为什么目前还是有包括黑金子煤场在内的两家煤场在疯狂运转,榆阳区环保局是否履行了环保法所赋予的行政执法权力?截止今日距离协查大队第一次上报榆阳区环保局关于黑煤场问题已经相隔半年之久,榆阳区环保局却对于给政府上报取缔黑煤场报告具体情况讳莫如深,到底是要掩盖什么?作为区级环保领域行政执法机关,一句“无权取缔”是否会让人贻笑大方。   而记者采访,自称是政府工作人员的男子突然闯入意图阻止采访,那么几个黑煤场到底有多大权利竟然能调动政府工作人员?黑煤场取缔之路到底为何如此之难,从榆阳区环保局给政府打取缔黑煤场报告的时间到不明身份男子之谜,本报将继关注。
    本文标题:.txt
    本文链接:https://www.shouma.net/post/439508.html
    作者授权:本文由 首码网 发布于 首码网
    版权声明: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上一篇:.txt 下一篇:(转载)

     发表评论:

    最新来访 免费收录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