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言乱语]没有钱两个人到底能爱多久(转载)

  • 网站大全
  • 2021-04-07 00:00:20
  • 发表评论
      认识方凯之前,我离28岁还有不到两个月时间。我在一家大型超市做部门主管,平常除了上班就是在家里看碟、听音乐、上网。因为工作需要,我的交往圈子并不窄,一到周末就有人约我去打保龄球或参加私人Party,但喜欢清静的我总是谢绝他们,一个人躲在家里自得其乐。我经常上网,但从不进聊天室,我有一个引以为豪的个人网页,很有个性也非常漂亮,我常常把自己平时信手写来的小说或心得上传,几乎每天都要进去,努力使它更完善。     我已经快28岁了,男朋友八字还没一撇,家里很为我的终身大事着急,一到周末,我老爸老妈就打电话紧催我,仿佛我不结婚天就会塌下来似的。其实,不是我有意独身,追我的男性也有几个,但条件都不怎样,论长相、论赚钱都比不上我,我觉得中意的,人家早已有家室,我的务实令我一路寻寻觅觅,人就这样耽搁了下来。     我28岁生日那晚,老妈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要么半年内在广州找个男朋友,要么年底回家找对象结婚。本来和几个朋友约好在酒吧里见面,但老妈的电话令我愉悦的心情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索性不去了,一个人呆在卧室里,看着电脑荧屏发呆。我拿着鼠标的手乱动,一下子点中了一个网站的聊天室。我用“寂寞的香水”这个网名进了一个名叫“有情世界”的聊天室。一个恶作剧的念头浮上脑海,我发了一个帖子,主题是“征婚启事”,内容只有四个字:男的,活着。这则征婚启事像诱人的诱饵,立刻勾起了一批渴望艳遇的男人的兴趣。我看着网上乱七八糟的回帖,都是一群寂寞的人在这寂寞的夜里,不负责任、没有一点诚心的无聊的示爱话。正准备离去时,一个回帖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寂寞,我们寻觅,因为网络,我们相识,几个知心的朋友,胜过朝夕相处的陌生熟人。聊聊好吗?这是那个夜晚惟一引起我兴趣的回贴。他叫方凯,一个谈吐风趣、生活乐观的男子。那晚我们谈了许多,关于岁月、人生和爱情,下线时竟有些依依不舍。     从那以后,一有时间,我们就约好进聊天室聊天。情绪低落的时候,方凯一两句幽默的开解常常令我心怀释然。我们也会因为共同喜欢的一本书或一部电影而兴奋不已。在这种纯精神交往的天地中,我惊讶地发现,两个生活中原本毫无关系的人,竟然可以如此的默契和亲近。     随着交往的深入,我们由公共的聊天室进入QQ聊天。我们亲密地打情骂俏,在对话中互称对方“老公”、“老婆”。有一次深夜,方凯发来一些带有性爱色彩的图片和MESSAGES(信息)。我看得心惊肉跳,随后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快感,身体中被遗忘的角落被甜蜜地唤醒。此后,我们在这种虚拟空间里恩爱缠绵,俨然一对感情非常好的夫妻。     一段惨绿的爱情回忆     在现实中,我依然过着刻板而单调的生活。我想,如果找不到既有钱又对我好的男性,我宁愿任我的爱情园地荒芜着。方凯N次请求我,让网络中的爱情回到现实中,我们见见面吧。我毫不犹豫地回绝了。很多网恋的失败是因为网络中的王子变成了现实中的恐龙,或者网络中的美女变成了现实中的野兽,但我却不是这种担心。很久以前,我们就互相发送过照片,照片上的方凯浓眉大眼,气质很好。我的容貌也比较秀丽耐看。我回绝他,是因为他在内地一家国有企业做靠苦力赚钱的工人,没有钱,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发展前途。     在广州这样现实的地方生活几年,任凭你当年多么纯洁,多么没有金钱观念,在生活的打造下也会变得务实和残酷。没有钱,就不能住小区、不能买房子、不能供下一代读书,这是铁的事实。更何况,生活于我还有一段惨绿的爱情回忆。     我的初恋发生在大学。学生时代的我们都挺穷,去吃一顿KFC也要考虑许久。平时,两个人就在学校的食堂里吃饭,一个番茄炒蛋、一个酸辣土豆丝,他的最爱和我的最爱,尽管简陋,我们依然吃得津津有味。周末出去玩,他骑自行车驮着我,专去不用买门票的植物园和早晨6点之前不收门票的千佛山,路上还要时时注意警察叔叔的身影,但那时一颗年轻的心却充满了快乐和感恩,感谢上苍让我们相识相知。那时,他经常说,以后在我们的家里,会有一个小小的冰箱,专门贮藏你喜爱的冰淇淋,一台带甩干桶的小洗衣机,一台电视机,当然也是小小的。我们要经常散步和爬山,一起看日落,看日出。那种爱,纯洁、虔诚,不染人间烟火,人的一生中只能有一次。     毕业之前,为了找到一份好工作,他和一名教授的女儿好上了。我哭着喊着求他,抛弃了一切自尊地求他,可他始终没有回头,他的那句话让我终生铭记:“小夏,现实一点吧,以后要过日子,要用大把大把的钱,你懂不懂?”就这样,为了一份好工作,相恋了四年的男友轻易地从我的生活重心中抽身而去。从此,我再也不相信贫穷的爱情。     没有钱结婚,我们同居吧     国庆节我有三天的休假。我告诉方凯,终于可以不吃不喝地睡上三天两夜了,好幸福。方凯笑着说,恭喜恭喜,为了表示庆祝,我准备送你一份大礼,你就在家等邮差的消息吧。     假期的第一天清早,我还没起床,手机就响了,是方凯打来的。他说,小夏,我已经在广州火车站了,你要是不想我流浪街头,就告诉我你的住址吧。     直到方凯在楼下大声叫我的名字,我才回过神来。此刻,千里之外的方凯,已经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一如照片上的帅气俊朗。我努力地微笑,竭力掩饰我的激动和尴尬。看得出来,他也在控制自己的感情。方凯试图拉我的手,我不动声色地逃避了。     当晚,方凯睡在客厅里。第二天,我们相约去爬白云山。一路上,我们选择弯弯曲曲的山路行进,方凯的幽默和乐观不时逗得我哈哈大笑。到了山顶,我惬意地沐浴在清风里,突然,方凯的胳膊从我脖子上环过来,说:“小夏,我们结婚吧。”     我一下子把他的手甩开,不自然地说:“网络里的东西你不要当真。”方凯有点尴尬,又说:“小夏,相信我,我是发自内心地爱你,不仅是在网络里,更是现实中,现在我已经辞职了,准备在广州找工作。”我吃惊极了,埋怨他说:“方凯,我们都快三十的人了,还是现实一点吧,结婚要钱,要房子,要有小孩,你负担得起吗?”方凯锲而不舍地恳求我:“小夏,你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会努力挣钱,我一定养得起你。”下山的时候,方凯牵住了我的手,紧紧地握在他的手心里。     接下来的日子,方凯在我居所的附近地方租了房子,开始一心一意找工作。因为没有高学历也没有熟练技能,方凯屡屡遭别人拒绝。有几次去他住的房间,看到他从报纸上精心剪下来的厚厚一摞招聘启事,我为他感到难过。方凯却从来没有把失望表现出来,反而安慰我,逗我开心。一个月以后,方凯终于在一家药物保健品公司找到了一份业务员的工作,底薪900元,按工作业绩提成。那天,他像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一般高兴,非要请我去西餐厅吃饭。     悠扬的萨克斯弥漫在四周,幽暗的光线扑朔迷离地照着每一个人。我们开心地谈着话,遥不可及的未来仿佛变得触手可摸。不知是环境让人变得大胆,还是酒精的作用,方凯竟拿起桌上花瓶里的一朵玫瑰,一脸真诚地说:“嫁给我吧,小夏,我会是一个好丈夫的。”     这些日子的接触,我对于方凯的人品和为人感到非常满意。我想如果不是因为金钱,我是一千个愿意做方凯的女友。在迷离的光线下,我郑重地接过玫瑰,温柔地注视着方凯。
    本文标题:[胡言乱语]没有钱两个人到底能爱多久(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shouma.net/post/439023.html
    作者授权:本文由 首码网 发布于 首码网
    版权声明: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上一篇:黄冈90后上演现实版《盗墓笔记》(转载) 下一篇:石材翻新晶面护理谁最牛?找深圳快而洁!

     发表评论:

    最新来访 免费收录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