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广宁山下的故事第二部

  • 网站大全
  • 2021-04-06 22:00:14
  • 发表评论
      【五十九章】为兄弟落户龙江携妻异地奔,别岳母再赴青山不忘郎陵情   早上醒来,外面灰白,什么也看不见,看样子是下了大雾了。舒鑫还在睡,我起来拉开了窗帘,果然是下了雾。我出了房门站到院子里,看那雾气在上下翻腾着,由西向东缓缓地飘动。这是西面的水库里放出的热气,说明天气要凉了。抬头向远望去,四周远处的大山什么也看不见。东面的天空中影影焯焯有那么一个亮点,那是初升的太阳。耳边忽然听到院子边上的杨树叶子刷刷地响了,这是起风了。果然,雾气由东面又飘了回来,这是东南风。天色也渐渐地亮了起来。红红的火球在慢慢地向天空中升起,我的身上感到了阵阵的热气。远处高大的山顶逐渐地露了出来,半山腰的雾气仍旧在翻腾,山尖上偶尔还有白云飘过,真是云山雾罩,神秘莫测,变化多端。半山腰山的常青松也开始显露了,灿烂的阳光下,显得更加碧绿,此时此景真的不亚于仙境。我多想把他留下来呀,可我不会画画,又没有照相机,这样的情景可能再也遇不到了。我正在遗憾,妈出来了,我说妈你咋不对睡一会呀?几天没啥事儿。妈苦笑了一下说:“还唬我呢,你大哥全都告诉我了,你们今天就走吧,晚走几天也是走,越晚舒鑫越不方便,我想了一宿,既然舒鑫是你的人了,就随你去好了,遭罪享福凭天由命吧。不过你一定要看好她,她是第一次出远门,从小到大没有离开过家,各方各面你要多操心吧。”我觉得有点对不住她老人家,刚刚结婚不到一年,而且她的女儿又身怀有孕,就要远离家乡去千里之外生活,当妈妈的当然惦记了。可我也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呀?我要是不去的话,那俩就没有地方呆,也都二十好几了,没有一个安身之处将来可咋办呢?况且爸爸的嘱咐我不能不照办呀?所以我只有牺牲我自己的利益了,弟兄如手足嘛。   大哥也起来了,他见我们在和妈说话就知道妈已经同意我们去黑龙江了,他说:“一会吃完饭,你们就走吧,在家多呆一天也没有什么必要,而且越往后舒鑫也越不方便。”妈接着话说:“是的,我也是这样和晓达说的,让他们今天就走,现在就吃饭吧。吃完饭还要收拾行李,抓紧时间,紧前别紧后。”我赶紧放桌子,舒鑫捡碗,端菜,早上谁也没吃多少,就收拾下去了。我俩紧忙整理包裹,收拾行李。包裹里是我俩换洗的衣服和棉衣棉裤,二姑给小孩用的全部东西。挺大的一个包哇。妈让我把那个狍子皮带上,说是狍子皮隔凉又隔热。我把我俩的行李和包裹系在一起,像背钱搭子似地放在肩上试了试,还行不偏坠。我放下行李,看着舒鑫的东西,一个小兜子,里面是她的刷牙和洗脸的用品。我把狍子皮卷好让舒鑫提了着。我掏出一百元钱给妈说:“这钱给你老零花,就这些吧,多了我也没有,我还要留一些生孩子用。”妈把钱给舒鑫说:“这钱给你,不论在哪里,有多困难也不能花,这是防备你们万一想回来时又没有钱的时候用的。”舒鑫不要,妈一定要舒鑫放起来,舒鑫就放在衣兜里了。妈又接着对舒鑫说:“你自己也要注意自己,少要晓达操心。三顿饭要应时,饭菜好坏没有关系,一定要热乎,黑龙江那地方寒冷,外出时注意别受风,月科里更要防风,门窗提前把她溜严,月子里,少吃咸盐,少喝凉水。尽量吃小米饭,鸡蛋就看你们到时候的条件了,条件好就多吃,不好就少吃。孩子出生后,尽量少往外抱,免得生病。炕要烧的热乎一点,千万不能睡凉炕。外出解手要包好头,防止被风吹着。脚下也要注意别凉着,总之一切都要注意。一定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很快就到了街上,我们要去车站和牛车不是一条路,我让车停下,把舒鑫抱下车来,背上行李向车站方向走去。我们不紧不慢的走到了火车站,我让舒鑫坐在椅子上休息,我去买去吉林的火车票,下午一点三十六分的火车,还有两个多小时,慢慢地等吧。舒鑫说:“别这么干等着,你给我讲一个故事吧。”“讲啥,我不会。”“你敢说,我早就听说了,你讲的可好了,竟是成本大套的,你给我讲,不讲我就回家。”呦呵,学会威胁人了,我乐了说:“行,你别回家了,我给你讲许仙和白娘子的故事吧。话说在杭州的西湖旁边住着一位书生,姓许,名仙。这一日去西湖游玩,天气闷热看样子今天可能要下雨,就背着雨伞沿着河堤信步观看西湖的风景,眼见中午时分,忽然乌云滚滚,紧接雷鸣电闪,眼看着大雨就要倾盆而至,许仙一看天要下雨也就往回转,行至断桥时,大大的雨点开始落了下来,此时恰遇俩女子在断桥之上遇雨而惊慌失措,这许仙见此状况,就把雨伞送给了这俩女子,这就引出了一段美妙的千古流传的爱情故事。《白娘子与许仙,也叫白蛇传》这一段故事叫做“赠伞”那俩女子是从哪里来地呢?原来这两个女子是千年修炼的蛇精,因为道行修的很深,已经能会变成人形了,穿白色衣服的叫做白娘子,是一条白蛇所变。穿青色衣服的女子叫做青儿,是白娘子的结拜妹妹,一条青蛇所变。这一天两姐妹闲来无事,想要到人间的西湖玩耍一下,俩姐妹商量商量就变成人形,来到了西湖旁边租了一处房子,想要多玩上几天。这一天游西湖临行时走得匆忙,没有带上雨伞,所以才有刚才的那个场面。这白娘子和青儿回到住处,青儿说,今天那,多亏了那位书生了,他要是不借我们雨伞,我们可能就会原形毕露了。我们真得好好地谢谢他呀。白娘子说,改日天晴,你我登门拜谢就是了。要知白娘子怎样拜谢许仙,有功夫再说。“她听得津津有味,忽然听到我不说了,就问怎么回事儿?我说:“已经晌午了,咱俩去喝点冷面吧。”“拿的东西咋办呢?”“背着呗。”我俩就到站前的冷面馆每人喝了一碗冷面。我又去买了面包、汽水,就回到车站休息了一会。快到检票的时候了,我又重新紧紧包裹,以方便上车。   火车进站了,下车的人也很多,我俩是最后上的车,车厢里的旅客不多都有座位,我找了一个正坐叫舒鑫坐着,她刚刚坐下火车就开了。我坐在她的旁边,她靠着我坐着,我们望着窗外渐渐离去的齐定山上的景色,知道这是踏上了一条艰辛之路了。我的脑海里盘算着今后的生活可能是非常艰苦的,因为我马上就要有孩子了,这添人进口可是一个大事,尤其是小孩更需要一定的营养,孕妇也是这样。我需要下很大的气力来维持我的新家啊。我想的有点累了,她看见我的脸色不好,就问:“你咋地了?”“没啥事儿,就是有点累了。”“行了,别想了,为弟弟们做点牺牲应该的,等到他们成了家就好了。”我点点头。孟城车站到了,里面的人下车了,我让舒鑫靠近窗口这个地方坐着比较舒服,还可以歪着睡觉。上来一位手提饭盒的大娘,闻那味道一定是鱼,大娘把饭盒放在茶桌上,看样子刚刚做好的,因为还有一股热气呢。我问大娘是鱼吧?大娘说是,我又问“这是新做的鱼往哪拿呀?”大娘说:“给儿子和媳妇送去。”我不由得奇怪了,心里想:这还有坐火车送鱼的,这鱼汤得多贵呀?大娘见我迷惑就说:“我就不到二十分钟下车,儿子和媳妇都在车站上班,下一站就是,下车二十来分钟再坐回来,一来一回四十分钟,挺方便的。”我明白了,这是铁路内部的家属,往来坐车是不用花钱的。况且这个时段火车的点好,能在铁路线上有这么一个时段可真是难得呀,我又想:这位妈妈也真够辛苦的了,做点好吃的还惦着给儿子送去,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那。哎,还是有妈妈好啊。火车停了下来,大娘下车了。我从车窗向外看着大娘和站内的工作人员打着招呼,有一个穿着铁路服装的女同志快步地走到大娘面前,接过饭盒下面就不知道了,火车开了。上来好几个铁路工人坐在了对面,听话音是吉林市的人,在这边干活,往来通勤。俗话说三句话不离本行,他们唠的都是铁路上的事情。对面的说:“这几天听说分局的人有好几个记了大过了,六号楼的姓娄的叫娄星河那个副局,据说是批车皮批出包来了,计划内的没完成,车皮跑空。计划外的却月月超额,还得现调。让路局好顿批。”另一个说:“这也不怪那个娄,你下边报计划的时候干啥了?咋计划的呀?车皮一来,没装的,就得空跑。”有一个说:“机务段的这几天也不好过,上边专查司机往家里背煤的事情,有一个司炉还和工作组的人顶起来了,说是下班背点煤能咋地,工作组的人就给他算账了,那个工作组的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抄来的一首诗,说他这是水滴石穿。原诗是这样的:寒窗十载苦尽甘,舵技娴熟浪波颠。磨杵成针警百世。千钱滴水石见穿。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谁知到?”这几个人都摇摇头。我在一旁听着他们说话,有一个人问我:小师傅这诗你懂吗?我点点头,“那你给我们说说是怎么回事儿?”   天色已经渐渐得暗了下来,离吉林已经不远了,车上的人们开始收拾行李、物品在做着下车的准备。我也把东西集中起来放在茶桌上,我叫舒鑫起来活动活动手脚,免得下车时腿脚不好使。我对舒鑫说:“下车时你不用着急,你最后下车。我先下去在下边等你,你把行李从车窗递给我,完了你再下车。我接你。”我也用用张创新的方法。我下了车,在窗口下面接着舒鑫递给我的包裹、行李和狍子皮。她是最后一个下车的,我在车门口把她抱了下来,她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说:“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哇,车里面再开着窗户也不如这外面清晰。哎呀,这车站真大呀,比抚顺大多了,抚顺就俩站台,这是几个呢?”她开始查了起来:“一、二、三、四、五,哎,五个站台呢,咱们从哪里出站啊?”我在一边整理行李放在左肩上说:“随着人流往外走就行了。”我右手拿起狍子皮,她的左手提着袋子,我的左胳膊挽着她的右胳膊,慢慢地走下了地道,来到了出口,到了站外的广场上。刚刚进吉林的时候才黑天,大街上华灯初照,现在出了车站就已经是万家灯火了。远处大道上汽车的灯光如流水般慢慢地淌着,那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忙得很,不停的变换着颜色。站前旅社的大牌子,被大楼顶上的灯光照得雪亮。稍远一点的一座楼下挂着一排排、红红的灯笼,那是一家大饭店吧?我们既不能去旅社,也不敢光临那大饭店。我让舒鑫就地休息,我给他打开一瓶汽水,我就去买票了。还是后半夜一点的火车,我回到了舒鑫休息的地方,对她说:“我们去那里等车啊?要等六个小时呢。”舒鑫说:“候车室里的空气太差,在外面找一个背风、明亮、有人、热闹的地方就行。”我望着宽阔的广场,广场上休息的人们还挺多的,左一群右一伙的,有看报纸的、人多打扑克的、喝酒消磨的、那边的一对好像是刚刚新婚不久的,女的穿的挺鲜艳,坐在挺帅的对象的怀里让他的男人抱着,俩人的嘴时不时的还在一起挨着,这些人都是等车的,都是不愿意在候车室里面休息的。我把行李放在肩上拉着她的手,向广场走去,我找了一个比较干净的路灯底下,站在那个地方我四处望望,挺好,四周有什么事情都能看见,迎面就是车站的大楼,楼上的大钟指针也能看见。就这里吧,我把行李放下,让她先坐下,然后打开袍子皮铺在了地砖上,把舒鑫扶到皮子上,再把行李放在她的背后靠着,这样她会很舒服的。 我靠着她坐了下来,她躺在了我的大腿上,我摸着她的脸,轻轻地拍着,小声的说:“闭上眼睛吧,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吧,还要坐好几个小时的火车呢,怎么样?现在累吗?”她望着我深情的说:“现在很舒服,你咋整呀?要不你也躺下直直腰,看看这些日子,你都瘦了,你说要不是他俩,现在咱俩正在热炕头上睡觉呢,该有多好啊?”“他俩不是我弟弟吗?手足之情啊,我能不管吗?”“那你自己跑出来的时候,谁管你来地?我知道你是啥人,你是要手足不要衣服的人。”“衣服和手足我都要。”我赶紧俯下身来在她的脸上亲了几下,说:“你是我的宝贝,我哪里会不要呢?听我的命令,闭上眼睛,深呼吸,心里数数,手脚放松,拍拍宝贝睡觉了。”   有人说:灵感不是空想,它是千思万虑的结晶。我又写了一首;“落住青山舍茅中,低卑高贵命非同。安得广厦千千万?无虑黎民腹不空。”我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气。这一动不要紧,还把舒鑫惊醒了。她问:“怎么了,到点了吗?”“还没有,你还能睡一会。”我回答说。她又接着睡了。我望着他的睡脸,心里很不是一个滋味,我感到我很对不起舒鑫,结婚还不到一年,而且还身怀有孕,就跟着我跑盲流,舒鑫那,你真是我的好妻子,弟弟们的好嫂子。我代表俩弟弟谢谢你,他俩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的。车站大楼上的大钟敲响了十二下离开车的时间还有一小时了,舒鑫还在酣睡,再让她睡半小时吧。我被钟声所启发,随手写下:“子夜楼钟响叮咚,贤妻冷卧广场中。”后两句咋写呢,我苦苦思索,足足有十分钟才想出了后两句:愚夫不忍终美梦,千里求生为弟兄。我抬头看看大钟,已经十二点半了,不能让她再睡了,我叫她起来:“起来精神精神吧,再去厕所方便方便,免得火车上人多到时候你费劲儿。”她起来坐了一会,狍子皮真好,我摸摸她躺的地方挺热乎。她站起来去厕所,我赶紧把写完字的纸和笔放起来,再把狍子皮卷起来捆上,紧紧包裹,做好上车的准备。我看见她回来了就摆摆手,意思就在那等着我,进候车室。她明白了我的意思,就站在那里等着,我背起了行李提起小包和狍子皮,向候车室走去。
    本文标题:长篇连载广宁山下的故事第二部
    本文链接:https://www.shouma.net/post/438909.html
    作者授权:本文由 首码网 发布于 首码网
    版权声明: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上一篇:【总结帖】怎样给小孩取名字?从诗经楚辞、四书五经、诗词歌赋中找灵感 下一篇:光触媒去甲醛安全吗,除甲醛优点是?【蓝民环保】

     发表评论:

    最新来访 免费收录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