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江“四不主义”、“痞子运动”及其他(转载)

  • 网站大全
  • 2021-04-06 22:00:12
  • 发表评论
      王长江,全国政协委员,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中央党校一级教授。   平心而论,这么大个国家,什么样的人都有,不奇怪。有人拥护社会主义,也有人不赞成社会主义;有人支持党,也会有人反党。问题在于,谁有资格判断别人是不是反党?特别是在我们国家,反党是一种政治定性,是可以入罪的行为。是不是说,是个人就能把它拿过来,给别人定性?恐怕不行。即使人家不信奉社会主义,而信奉别的主义,那也不能叫做“反社会主义”,否则信教的人岂不都成了“反社会主义”分子?即使是对执政党有意见,讲几句怨言,发几句牢骚,只要人家自己没表示反党,谁也没有资格给他随便定性。那叫扣帽子、打棍子,或叫政治陷害。   所谓“四不主义”,即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辫子、不装袋子是也。“不打棍子”,就是不随便在思想观点讨论中借用公权力的力量,来压制思想观点与自己不同的人。实在说,即使在万恶的旧社会,仗着公权力狐假虎威让别人闭嘴,都属于正直人不齿的做派。“不扣帽子”,就是对思想观点不随意地提升到政治的高度,以政治上的对错作判断标准,以自己的“政治正确”置对方于“政治反动”。“不抓辫子”,就是不滥用“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手法,不带着偏见,抓住别人的个别瑕疵,无限放大,无限上纲,否定主流。“不装袋子”,就是我们今天讲的“宽容失误”,允许别人讲错话、做错事,不能动不动就记录下来,装进档案,搞秋后算账。这“四不”有极强的针对性,针对的就是“文革”期间政治帽子乱飞、无限上纲,非把与自己观点不同、主张不同的人置之死地而后快的疯狂行为。“文革”留给人们最痛楚、最刻骨铭心的东西,就是不但乱扣帽子,乱打棍子(与此相比,抓辫子倒是显得小家子气了),而且人人都有使用帽子和棍子的权力,于是棍子、帽子满天飞,开“帽子工厂”成了一本万利的政治买卖。   在阶级斗争异常残酷的情景下,可能会助长越过人类文明底线、道德底线的行为。例如90年前的农民抗争,就被称为“痞子运动”。实事求是地说,作为当时阶级之间处于你死我活严重对立状况的一种反弹,被压迫阶级无正常渠道可以表达,运动出现“痞子”化倾向有不得已的因素。总体说来,政治斗争是人类社会各种斗争的最高、最集中的体现,充满权斗,与其他领域相比,底线是要低一些。故此才有人们对政治的厌恶,甚至厌恶政治在不少时代还成了一种时尚。在相当一些人看来,政治就是一种不可避免的罪恶。有一个例子很说明问题。1870年,英国各政治势力为要不要给妇女以选举权的问题争论得不可开交。一名反对妇女选举权的议员这样陈述自己的理由:“把妇女引入倾轧的政治生活对她们简直是一种极大的罪恶,因为在这个领域中连我们男性还难以应付自如。”(【英】哈纳姆:《十九世纪的宪政,文件和评注》,第280页)   所以,防止“文革”重演,很重要的一项原则,就是坚持、坚守“四不主义”。张扬“四不主义”,就是坚守底线,就是反对政治“痞化”。发展到今天这个水平的我国,应该有这样的共识。   第一,在理论创新中旗帜鲜明地倡导“四不主义”,把它变成一种道德,不给打棍扣帽者任何市场。改革进入攻坚阶段,亟需科学技术创新,更需要人文科学的创新。其中,政治理论的创新又首当其冲。然而,尽管我们左一个工程、右一个工程地搞,理论界仍然创新动力不足,成果乏善可陈,这恐怕是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原因何在?有人政治棍棒、帽子随时伺候,无疑是一个根本因素。有那么一群人,新思想提不出,让他出主意也往往不挨边,但论起批判别人,那叫相当得心应手。有这样一群人站在身边,谁敢创新?政治风险也忒大了些。中央现在特别强调建设良好政治生态。依我看,建设良好政治生态的头一条,就是让打棍子、扣帽子的行为为社会道德所不容,人人喊打,让那些打棍扣帽者没有市场,混不下去。
    本文标题:王长江“四不主义”、“痞子运动”及其他(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shouma.net/post/438890.html
    作者授权:本文由 首码网 发布于 首码网
    版权声明: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上一篇:《经济法》第三章知识点: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出资(Flash) 下一篇:[诗歌]蓉城之恋上海情缘雾都的回忆南海之行三部曲

     发表评论:

    最新来访 免费收录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