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color=black人间已无弥正平:悼念《丑陋的中国人》作者柏扬先生font

  • 网站大全
  • 2021-04-06 18:00:07
  • 发表评论
       我与千万八十年代的中国青年一样,深受柏扬先生的《丑陋的中国人》影响,那本薄薄的小书,让我初识对中国人深层的集体意识、生存模式和风俗习性的庖丁之刀。可以说,《丑陋的中国人》让中国大陆学子,特别是中年青知识分子,第一次深深地体味到从社会生态史、民族心灵史上疏理揭示民族精神、民族生存之传统内部的深层问题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二十年后,《丑陋的中国人》正式在国内出版,我又卖了新版(包括孙隆基先生的《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的修订版,前些年也正式出版了)。现在再看柏扬,到现在还记在脑海的是新版“大陆序”的临未的两段:    “2003年,神舟五号发射成功,北京新华社一位记者先生,用越洋电话向我访问。我为这项成功感谢上苍,但他告诉我一个消息,说:‘可是有些人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政府应该把制造航天飞机的经费,救济嗷嗷待哺的穷人。’我问:‘你们对待这些反调,采取什么行动?’他说:‘什么行动也没有,谁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刹那间,一片光明,在我眼前升起。我感觉到中国的科技不但在进步,而且我们的人文素质也同时在提升。”    这些文字出自一个被某些人骂为“卖国贼”的柏扬的口。我依然坚定地认为,柏扬先生是真正的爱国主义者,他绝对抱着一定要促进中国真正强大,中国人真正象人一样活着的心肠,来写他的书,痛挖病灶的时候,他的心何尝不在痛!当看到他理想中的国人有进步,他何尝不为之深深地高兴。那种高兴我感觉到是,老先生是高兴得无以言表。    柏杨式的情怀是真正成就我们民族脊梁的必不可少之元素,没有柏扬那样对自己身上的顽疾,灵台清明,一视同仁的智慧洞识和揭发之勇气,所谓民族的脊梁不过是表面钙化了的软骨头罢了。    中国最难办的问题,最深层次阻碍中国强大的问题,不是现代科技,不是经济实力,不是人口,不是官僚,而是民智民性。    梁任公先生是第一个把马克思主义介绍到中国来的人,但当马克思主义真正在中国成为一股政治力量时,他却颇不以为然,他曾过一番话,大意是,中国民智未开,革命只会成为暴乱。吾诸于先生,可谓五体投地。    柏扬先生的功绩在于以肉的头,撞民智之石,头破血流,也换来一些石头上的粉剂脱落。他在我的心目中,不惭为中国民族性的先知。在中国,先知会是不得好死的,无数先知,不是死于暴政,就是死于暴民。    斯人已乘黄鹤去,人间已无弥正平!       二00八年四月二十九日
    本文标题:fontcolor=black人间已无弥正平:悼念《丑陋的中国人》作者柏扬先生font
    本文链接:https://www.shouma.net/post/438668.html
    作者授权:本文由 首码网 发布于 首码网
    版权声明: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上一篇:87年兔女白羊座,86虎男摩羯座的情侣或夫妻们,你们幸福吗? 下一篇:最精典的十个English爱情句子(转载)

     发表评论:

    最新来访 免费收录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