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藏书]梦里苏州枕上书———王稼句《看书琐记》阅读印象文/黄岳年

  • 网站大全
  • 2021-04-06 16:00:13
  • 发表评论
    梦里苏州枕上书:王稼句《看书琐记》阅读印象                先找到《王稼句序跋》,再找到王稼句,之后,我就变得非常富足了。灯下窗前常自足啊,我的日子,也平添了无尽的欢喜。我有了称得上富足的王稼句著作签名本。梦里苏州枕上书,著作著作等身的王稼句,以《苏州山水》、《姑苏食话》、《苏州旧梦》、《古保圣寺》、《三百六十行图集》、《苏州文献丛钞初编》、《苏州旧闻》、《浮生六记》、《西湖梦寻》、《江南古桥》、《漫游随录图记》、《三生花草梦苏州》、《消逝的苏州风景》、《晚清民风百俗》、《烟雨同里》这些好书,快慰了我的苏州情节。    2000年7月19日,王稼句先生寄赠的新书《看书琐记》又摆在我的案头了,是毛边本,山东画报社本月1版1印的。手持篾刀,窗外的雨声伴着书声,暑夏清凉伴着书中美意,醉心的我欢喜盈盈。想起今晨收到的稼句先生邮件:“岳年先生:大札拜悉。书收到就好,我正担心学校放假,书无人签收,或就有可能遗失。今天苏州天气较往年更热,做不出什么事来。想来你那里要凉爽得多吧。专此布覆,顺颂安好。王稼句谨覆七月二十日”诗意和喜悦是不待言说的。想苏州于我,也可以称得上厚遇之至了。    关于这书的命名,稼句先生在后记里说,止庵给他发来过一篇《知堂与“书话”》的文章云:“周氏一九二八年作《闭户读书论》,其中有云:‘宜趁现在不甚适宜于说话做事的时候,关起门来努力读书,翻开故纸,与活人对照,死书就变成活书,可以得道,可以养生,岂不懿欤?’十六年后作《灯下读书论》,则归结为:‘盖据我多年杂览的经验,从书里看出来的结论只是这两句话,好思想写在书本上,一点儿都未实现过,坏事情在人世间全已做了,书本上记着一小部分。’其间所撰大量‘看书偶记’,乃是‘吾道一以贯之’。凡此种种,求诸他人‘书话’,几不可得。彼此本非一路,是以毋置高下;然而此书虽冠名‘书话’,读者还当别具只眼。以‘闲适’论,‘书话’多半有些闲适,知堂文章却未必闲适也。”王稼句先生说:“知堂的话,给了我一个明白的解释,原来我写的,就是广义的“书话”,也就是知堂说的‘看书偶记’。我的疑虑也就没有了。不但如此,这本书的书名也有了,我读书杂格咙咚,印象也琐碎极了,写出来自然摆脱不了一个‘琐’字,也就以‘看书琐记’名之。”    这书是怎样写出来的?“几乎每天午后,我常常拿一本书,倚着软塌,随便翻翻,自己是当作休息的。特别是从天高云淡的凉秋,到那暖风烂漫的杏花天,晴朗的日子,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暖洋洋的,看着看着也就有点迷迷糊糊,前人说的负暄之乐,大概就是这样的。看得的内容,终然也飘飘忽忽,过后的印象只依稀有点影子罢了。”《看书琐记》小引中的这段文字,约略说了一些。但如果以为先生仅仅是在消遣,那就又看错了。有人看书,仅仅是看,王稼句的看书,是如知堂一般的看。看过之后“选取一点因缘,生发开去”,之后便是“文章烂然”,这一点,前面已经说了一些。采得百花酿成蜜,这才是王稼句的看书和写书。    近来无聊,翻出上海书画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法帖临涂米元章的《蜀素帖》,《吴江垂虹亭作》已经写了半年时间。此诗未收入米集,若非此帖,几已失传:    好作新诗寄桑苎,垂虹秋色满江南。                  
    本文标题:[私人藏书]梦里苏州枕上书———王稼句《看书琐记》阅读印象文/黄岳年
    本文链接:https://www.shouma.net/post/438623.html
    作者授权:本文由 首码网 发布于 首码网
    版权声明: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上一篇:2010年南昌市活动中心春季班开始招生了! 下一篇:大开眼界:科技给各行各业带来了怎样的变化?(转载)

     发表评论:

    最新来访 免费收录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