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 网站大全
  • 2021-04-06 16:00:13
  • 发表评论
      原文地址:   陆瓶笙站在陆记草药铺的门前的石板路上,仰头望向巷道上方湿漉漉的天空。随意挽在脑后的长发滑落细碎的几缕,散在肩头。   这个小小的草药铺子,最初是陆瓶笙的父亲创办经营的。父亲去世后,她就独自经营着,生活,工作,全都在这里。草药铺的门面装潢得古朴雅致,不怎么起眼,藏在这条古朴安静的巷子深处。巷口外面,城市正在蓬勃生长。   凌城的土地上,沉淀着一千年的历史尘埃。远在北宋时期,这里只有一座小小的驿站。逐渐成长为一个村庄,一个镇子,一座城市。千百年来,不知历经了多少次战火浩劫,繁华起落。近年来更是以前所未有的势头迅猛发展。发展的同时,一些古老建筑和历史遗迹作为“城市灵魂”幸运地被保留了下来,陆记草药铺所在的这条名叫“沙砾巷”的小巷正是其中之一。   可是陆瓶笙却从来不缺钱花。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她的铺子里那一排排格子抽屉里装的,不全是寻常草药。   陆瓶笙笑了,走过去挠了挠它的肚皮上的软毛:“好啦好啦,知道你辛苦了。你迟了两天回来,我担心坏了呢。”   药鹰是父亲年轻时驯养的,年龄比陆瓶笙都要大。这种鹰凶猛擅战,智力超常,嗅觉灵敏,经过训练以后,只要给它嗅过一种草药的样品,它就能飞越千山万水,从深山老林中找到同样的草药带回给主人。这些珍贵草药的附近常会有蛇虫猛兽占据守护,药鹰就必须战胜守护者,夺得草药。   “这是什么?”她问。   尚未取到,不知从哪里冒出一名男子,先药鹰一步拾起了片状物。   药鹰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翅膀扑了两下,离地飞起,迅速后撤。只见这男子身着一袭黑衣,长长乌发用黑丝缎松松系在脑后,衣着和气质与一般人很是不同。药鹰回过神来,发现看中的东西被抢了。顿时大怒,颈毛乍起,威胁地大叫了一声。   黑衣男子正用修长的手指掂着捡到的东西细细查看,听到挑衅的鸣叫声,抬眼向药鹰瞥来,冰眸泛寒。药鹰接触到他的目光,忽然间被摄去魂魄一般。它是一只禽类,难辩人类面容的美丑,只觉得这人身周环绕着震慑般的气场,让它不由自主驯伏地落在草地上,低伏了脑袋,做出膜拜的姿态。   黑衣男子低眼看着它,微微笑了,眼中寒意滤去,如蓄星光,说:“原来是一只药鹰。”   男人轻轻抬手,把手中的片状物朝它晃了晃,唇角微扬,对它说:“想要吗?”   黑衣男子的长发被药鹰翅缘的劲风激得扬起,仰望着抢到了东西开心跑路的药鹰,低声说了四个字:“封族族徽。”眼眸深处,微光闪动。   药鹰用它脚肘上纹了一个特殊的黑色翼形徽纹的爪子,总算是把这半要半抢来的片状物带回来了。东西太大装不进布袋里,只好一路用抓着拎回来,可累死它鸟大爷了。   瓶笙用两个手指小心翼翼地把片状物拎了起来,仔细查看。这东西呈现一头略窄的圆形,淡青色,半透明,似玉非玉。凑近嗅了嗅,异腥扑鼻。
    本文标题:(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shouma.net/post/438620.html
    作者授权:本文由 首码网 发布于 首码网
    版权声明: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上一篇:2010年南昌市活动中心春季班开始招生了! 下一篇:大开眼界:科技给各行各业带来了怎样的变化?(转载)

     发表评论:

    最新来访 免费收录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