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 网站大全
  • 2021-04-06 14:00:15
  • 发表评论
    碣石潇湘无限路      尤其不应忽略的还有“碣石潇湘无限路”一语。碣石与潇湘,是两个有着不同意蕴的特殊的诗语:碣石是在北地,潇湘属于南国;碣石是仄声,读来斩钉截铁,给人以寒冷硬朗的感受,潇湘是平声,读来缠绵悱恻,有悠扬不尽之致;碣石,与北国的山海,瑟瑟的秋风,与沙场征战,与帝王枭雄有关,潇湘,与澄澈的江水,柔情的清风,与精神长旅,与诗和诗人联系在一起。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这是英雄志士慷慨悲壮的雄浑歌诗,《南齐书乐志》记载:“《褐石》,魏武帝辞,晋以为《碣石舞》,其歌四章。”这样的歌舞流行于南北朝,而唐代及以后,碣石便一直作为具有特殊意韵,弥满着英雄气的意象和词汇在诗中频繁出现。一直到现代,碣石还作为具有王霸之气的意象在诗词中偶而出现。   郦道元《水经注》说:“潇者,水清深也。《湘中记》曰:‘湘川清照,五六丈下见底。’”这条与同样诗情画意的洞庭相连的河流,有着许多动人的故事和传说。司马迁作《史记》,精心结撰《屈原贾生列传》,满怀崇敬地记载了屈原的生平。著名的还有娥皇、女英的神话传说。汉刘向《列女传有虞二妃》载:“有虞二妃,帝尧二女也,长娥皇,次女英。”《烈女传》云:“舜陟方,死于苍梧,二妃死于江、湘之间,俗谓之湘君、湘夫人。”《山海经》说:“洞庭之中,帝二女居之,是常游于江渊,出入必以飘风暴雨。”晋张华《博物志史补》云:“舜崩,二妃啼,以涕挥竹,竹尽斑。”“斑竹”、“湘妃竹”的传说,就出于此。湘君,湘夫人被视为“百川之神”,屈原《九歌》有《湘君》《湘夫人》咏叹之,后者有“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的名句。      泪痕点点寄相思。   满江深夜月明时。   钱起有著名的《省试湘灵鼓瑟》:   善鼓云和瑟, 常闻帝子灵。   苦调凄金石, 清音入杳冥。   流水传湘浦, 悲风过洞庭。      如果说,与碣石相关的往往是慷慨悲壮的英雄气概,那么,与潇湘相联系的便每每是柔情伤感的浪漫情怀;如果说,碣石象征着在冷酷的现实事功中的搏杀与奋斗,那么,潇湘便意味着在理想和审美的诗境里的徘徊与彷徨。从古代到现在,从北国到江南,“人生代代无穷已”,南来北往的人们,虽然步态不同,所走的人生之路也千差万别,但走的不正是碣石、潇湘那无限的路吗?“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此中包含了几多复杂而难于言喻的人生情怀。“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余韵悠悠的尾联,又寄寓了诗人对人间多少美好的祝福。   
    本文标题:.txt
    本文链接:https://www.shouma.net/post/438516.html
    作者授权:本文由 首码网 发布于 首码网
    版权声明: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上一篇:.txt 下一篇:.txt

     发表评论:

    最新来访 免费收录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