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 网站大全
  • 2021-04-06 14:00:10
  • 发表评论
         真的要写三毛吗?我问了又问自己。三毛,已经被写滥了吧?还能怎么写呢?可是说到对大陆文青影响深远的台湾作家,又不能不说三毛。八九十年代长大的孩子,有几个没看过三毛呢?有多少人没有受过三毛的影响呢?或多或少的差别而已。   想到三毛就会想到撒哈拉沙漠,荷西,橄榄树,浪漫的情缘,随时等待启程的背包,布衣素裙的长发女孩,想到她的那几本书:《撒哈拉的故事》,《雨季不再来》,《倾城》,《背影》,《稻草人手记》,《梦里花落知多少》,《送你一匹马》,《万水千山走遍》,《温柔的夜》,《哭泣的骆驼》等。这几本书,我买过三次,被同学拿走再买,拿走再买,如今旧书只剩下《倾城》跟《送你一匹马》。今年重买了一本《万水千山走遍》,再读,仍是初见的感觉。   三毛的文字,非常朴实,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精心的修饰,没有生僻的词字,但却非常有感染力。这种文字功力很令人惊讶,我总觉得里边有一种蛊惑的魔力。尤其是《撒哈拉的故事》,非常有异域风情。而三毛实在是讲故事的高手,那些平凡的故事总是被她讲得妙趣横生,让人捧腹。书一上手,就很难丢开。这或许得益于她从小看过的那些小说,其中有她逃学去读的那一部分。   不能说三毛的作品文学性及艺术性有多高,但是真的非常受欢迎。三毛基本是本色写作,与其说三毛的文字感染人,不如说是三毛的人格魅力大,尤其是对一群雨季里内心不安定的孩子来说。听说当时很多人看了三毛的书,就萌生浪迹天涯的念头。直到今天,仍然有三毛迷追随三毛的足迹,去到大加纳利群岛,去到撒哈拉沙漠,去看她跟荷西曾经住过的房子。三毛喜欢漂泊,喜欢异域,对新鲜的事物充满好奇,率性,纯真,善良,热情,浪漫,热爱自由,讨厌繁文缛节,讨厌束缚,外表柔弱而内心不羁,不喜欢安于一隅而钟情浪迹天涯。她相信轮回,相信自己的前世是一个印第安女子。她对一些内心投契的人,总觉得是前世相识。想想那样一种感觉的确很好,一见如故,似曾相识,不需更多的语言而彼此知道。很向往那样的一种相遇。   令人惊讶的是,那样一个身体素质不太好的柔弱女子,能有那么强大的内心去对付旅途中未知的一切。不同的国家与地区,民情风俗、政治形态以及治安、交通、食宿、语言等等,千差万别,其中隐藏的危险与艰苦不知多少,然后她凭着一颗不羁的心与坚韧的性格,用友善与尊重当成自己的名片,秉着入乡随俗的心性,见招拆招,好似唐僧西天取经,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终于把自己化为一段传奇。   三毛对大陆文青的影响,更多的也许是一种精神,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生活的态度。在三毛的文字出现之前,我们看的大都是一些一本正经的人写的一本正经的书。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让我们惊奇的发现,原来还可以这么活着!   席慕容与三毛是同一年生的,两个人相差不到半岁,但是命运却相差甚远。三毛从少女时代就不肯跟随社会常规,命运多桀,逃学、辍学、抑郁、自杀,第一个丈夫没等结婚就死了,另一个则结婚六年就死了,后来终于自杀身亡。席慕容一生顺畅平静得多。不过两人都是早慧的少女,热爱绘画与文字,在八、九十年代都曾在大陆卷起一阵旋风。   如果三毛是以不羁及浪漫征服了人心的话,席慕容就是以唯美征服了大家。《七里香》《无怨的青春》,有多少个那个时代的文青没有买过?诗句本来已经够美,再配上优美的音乐用甜美的声音朗诵,然后在一个寂静的夜里从收音机里缓缓的播出来?又或者用美丽的图片配上诗句从想念的朋友那里寄了过来?我还记得几首比较经典的诗:《莲的心事》,《抉择》,《暮歌》,《一棵开花的树》,《无怨的青春》,《渡口》,《送别》等。很多年之后,遇到合适的场景,席慕容的诗句会自动从记忆里跳出来。“我爱,让我好好端详你,好能永远不忘记。”当初全凭着一股热爱,不用好好端详,自然而然的就能永远不忘记。   席慕容本身是画家,《七里香》里有她自己配的插图。我恰巧也是一个喜欢画画与文字的孩子,所以当时简直当她是偶像。尤其喜欢里面一幅芦苇。她很喜欢花,诗里有莲,昙花、山百合、栀子、茉莉、桂花,还有悬崖菊。这些花都有着纯洁的外表,孤寂的内心。她诗里的爱情总是那么美,就算是离别,也是余音袅袅。   《七里香》出版的时候席慕容已经快四十岁,很多诗都是三十岁以后写的。这与张爱玲说的“出名要趁早”有点相悖,但她仍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个年龄段,已经经历了爱情与婚姻,为人妻为人母,人世的种种经历了许多。所以她的诗里不仅仅是爱情的甜蜜,还有着一些回望的忧伤与了悟的惆怅。而爱、永恒与成长是青春期里的孩子所迷惘的,于是席慕容的诗就像毒药一样蛊惑了孩子们的心。听说有些人因为买不到书而整本手抄,没有那一份痴迷,是做不来的。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朋友在空间里贴自己家里开放的茉莉花,她悠悠的说,想起席慕容的诗了・・・・・・我笑着回复“是这首吗?想你也没有什么分别,在日里,在夜里,在每一个恍惚的刹那间。”她兴奋了,啊,原来你也记得!曾经在一个隐者的神贴里看到他说,小时候曾经在一个雨天去街边用布帐篷遮雨的摊子买过一张明信片,上面有席慕容的诗,一艘孤独的木船停在海里・・・・・・说了我也想起来了,我也买过这张明信片,淡蓝色的天空,橘红的太阳浮在迷茫的雾里,淡蓝的海里一艘孤独的木船。这些曾经温暖过不同孩子的美好,成为我们在茫茫人海里相认的印记。我买过几次席慕容的诗集,至今却一本也没有了。都是送给了离别的同学或同事,因为他们也喜欢。   三毛死了,席慕容不太写诗了,我们的青春在渐渐老去。“沉迷过的偶像,一个个消失,最后剩下自己”。好了,走吧,青春散场,但是偶像的影响或多或少都已融入血脉,这是我们一个时代的共同记忆。
    本文标题:.txt
    本文链接:https://www.shouma.net/post/438445.html
    作者授权:本文由 首码网 发布于 首码网
    版权声明: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上一篇:80万白领正沦为租奴1800元月仅住10平米:转载口碑网的绝品文章“上海租奴 下一篇:2013年德国法兰克福圣诞礼品展TCSY德国圣诞灯饰展览会

     发表评论:

    最新来访 免费收录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