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 网站大全
  • 2021-04-06 14:00:10
  • 发表评论
    刘燕波:我们统一台湾什么?〔ZT)   我们统一台湾什么?   --------------------------------------------------------------------------------         说到台湾统一,有几个思考一定要先提出来:   1.我们是想统一岛上的那些土地吗?   2.我们是想统一岛上的那些人口吗?   3.我们是想统一岛上的那些财富吗?   4.‘和平’统一为什么会有这么难?   5.‘武力’统一的代价究竟有多大?   希望国家不分裂;世界上所有的民族都是同样,这根本不用讨论。我们许多‘爱国者’的认识,只是停留在‘统 一’这个简单层面上,翻来覆去的‘吵’、‘骂’。一听说对方‘不愿意统一’,‘搞台独’,就喊‘打’。这 个‘打’字就这么简单?它的后果是什么?有多少人想过?   就冲我们大陆这么多充满仇恨,不问青红皂白就言‘开打’的人,台湾同胞谁敢寄人于这样环境的篱下?   我们‘义愤’的原因是台湾有人搞‘独立’。但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骂民’们有几个清楚的?   例如;陈水扁想把台湾卖给日本或美国,他们敢要?   再比如;陈水扁真的能搞成立陶宛、爱沙尼亚那样的独立吗?台湾有那样的基础吗?   退一步说;台湾宣布‘独立’,就如同‘访谈学者’说的;从中国版图‘分割出去’了?   事实上现在无论是大陆版图,还是台湾版图,本身就是‘分割’状态的。无论两岸的哪一边,你把地图印成一个 颜色,就不是‘分割’了?   别说台湾还远没有到真正‘独立’,更别说联合国承认其合法性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就说当初东、西德国,不 但‘分割’了,还都是联合国及国际社会承认的二个独立国家。比台湾目前这个‘情绪台独’,‘精神台独’严 重多了。可当时机成熟了;一架没吵,一枪没放,东、西德国一夜之间就统一了。   本文题目叫‘我们统一台湾什么?’,当然应有答案。我看答案就是统一‘人心’。   否则等了怎么多年,仅收回点土地和与我们二心的人口?如果是武力收回;就更加不值。   我们喊打的原因是因为‘和平统一’困难。那么什么是‘和平统一’呢?困难在什么地方?   在说‘和平统一’之前;先提出一个‘完全统一’的概念。这是因为不少人问;‘那边’的人为什么不愿意和我 们一样?   让台湾成为一个省,由中央派大批的干部接管,给陈水扁,吕秀莲一个‘副省长’,军队整编归属解放军。这种 愿望,用和平方法的可能性是零。这只能是武力拿下后出现。但那时的陈水扁,吕秀莲就不是‘副省长’了,而 是‘号子’里面的‘副号长’了。   如有人硬要说为什么‘完全统一’没有可能?你们不用问台湾其他人,可以先去问整天唱高调的李敖和阮次山, 问他们愿意被这样‘统一’否?台湾和美国被他们骂的一无是处,为什么不入我们大陆籍?当阮次山在清华大学 演讲时,有学生质问他为什么入美国国籍,他居然说是:“美国政府三次主动送他,在三次拒绝后,为了旅游方 便才收下的”。你们谁信这种哄三岁孩子的话?有个清华学生当天在BBS上写帖子:“我不知道阮次山曾经给美 国作过什么惊天动地的贡献,或是救过美国总统一命?究竟是美国把护照送给他三次,还是他申请了三次美国护 照?   对一个已经有‘伪民主’选举权和话语权的台湾百姓,让他们走回头路,按李登辉→蒋经国→蒋介石的时代逆 行,恐怕是不大情愿的。   因此看来;‘和平统一’剩下的唯一可能,就是‘一国两制’。那么我们来看这个‘一国两制’可能性有多大。   在大多数人看来,香港、澳门已经有样板在前,台湾不也顺理成章吗?但恐怕不是这样。这里面有三个原因:   一是香港、澳门在百年的殖民生活中,虽然经济模式和生活方式接近西方国家,但却没有形成近代民主制度足够 的政治基础,尤其是人文基础。人们说那里是‘文化沙漠’;从浅层的社会现象看,是文化品位较低。但深层的 是人们的公民意识,社会责任,政治使命这些观念较淡漠。与台湾比有些差距。这里说差距是指整体而言,不是 说港、澳人都这样。是整体政治观念平均值不太高。   二是港、澳没有出现西方那样完整的政治体系和政府体制。甚至如台湾的现行政体,港、澳也没有达到。因此当 初港、澳回归时基本不存在强行改制的问题。   三是港、澳当年属于时效有限的‘契约’型殖民地。契约到期后,回归是个顺理成章的事情。在回归前曾过闹些 风波,仅仅是殖民者的心态原因,以及港、澳人的归属感和认同感问题。   而台湾在1945年已经由原中国政府从日本人手中收回,不存在从殖民者手中二次收回的问题。加之台湾民众 的‘话语权’较多(我们叫‘假民主’也好),即使台湾当局愿意接受港、澳模式,也得过民意关。   因此;‘一国两制’在台湾实现的难度比港、澳要大得多。因为港、澳回归前可以说就没有‘制’,或者说仅 有‘附庸制’。   台湾类型的‘一国两制’在世界上从没有先例。要创这个奇迹,两岸政治家包括民众都需要有极大的政治勇气和 政治智慧。   政治勇气这个词,不是很容易理解的。不是许多人想象的;气势汹汹,咄咄逼人,无所畏惧。它往往是相反的意 思,在一定场合有可能要示弱。   以色列前总理拉宾曾是以军总参谋长,打了一辈子仗。在他以前的个人思维里,从来不知道‘害怕’和‘退 让’这二个词是什么意思。   当他做出巨大让步(相对自己的国家而言)与对方签定和平协议时,你们无法想象他顶住了来自国内民众,各团 体,政府内部的多大阻力和压力。但这个连美国总统都称为“政治老师”的拉宾,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却死 在本国‘愤青’暗杀的枪口下。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一个政治勇气的故事。   反之,什么是缺乏政治勇气和政治智慧的表现呢?   在蒋经国去世后,继位者李登辉与他的‘老领导’,‘老师’相比,就有明显的政治幼稚病。在和平进程出现僵 局时;不但缺乏冷静,还干一些出格,甚至令人无法理解和容忍的事情。例如大谈与日本的渊源等。打架打不过 时;有你这样拉‘帮架’的吗?拉谁也不能去拉日本啊。这不成了第二汪精卫吗?   另外;我们的政府有没有犯急躁呢?   小平先生在生前曾告诉我们例如钓鱼岛问题:“在解决不了时,中日双方先放一放,等更具有政治智慧的办法, 或者更具有政治智慧的人出现再解决”吗?而我们的政治升温,舆论大战,封锁空间,军事恫吓,符合中央要全 党坚持的‘邓小平理论’吗?   对台湾问题焦虑,缺少回旋思路,就一条道往前走。我们的‘外交基石’到了刻板程度;与所有国家交往的第一 基础就是不许他们‘搭理’台湾。然后其它的事情都好商量。你有‘经济困难’说话。逼的台湾与我们在一些小 国家身上拼‘金钱外交’。两边的钱不都是中华民族的吗?   我们的解释是防止台湾‘国际地位合法化’。等它的‘空间’狭小得无法生存时,自然来投降。   问题是这样的‘副作用’会有多大?而且,即使达到目的,是否也是本末倒置?   在台湾大选投票的前一天,我们国家发言人宣布,选陈水扁当总统后果极其严重,大陆不会坐视不管。这等于是 说陈水扁当选,就是意味着开战。但;多数台湾人似乎吃了豹子胆,第二天偏偏硬投了陈水扁的票。在网上鼓噪 的人,有几个能解释台湾民众的心情?   我们换个说法;在《我们为什么恨美国?》网上转贴后,有网友反驳说:“美国视我们为敌,我们为什么不能同 样视他为敌”?也有人反驳说:“对抗美国是为了生存空间和民族利益”。我想;这二个网友也一定是主张对台 湾强硬的人(百分之百)。那;你们就掉进自己设的逻辑陷阱里了。   别人视我们为敌,我们就视他为敌。如果这个‘真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那台湾人呢?他们怎么能视我们 为友?   第二个网友陷的更深;既然“对抗是为了生存空间和民族利益”,那台湾人为了生存,就只能对抗了。   只能对抗,又没有回旋的理念,那就剩四个字:你死我活。这就是‘塔利班’的人生信念。   我们思维里有种‘大’的情结,‘大’的责任理念。大;就应该收回小的。大;就可以打压小的。大;身上的责 任就大。我们有没有思考一个问题;台湾所有人就都愿意分裂?都不想统一?台湾人明知陈水扁至少是要搞‘准 独立’,为什么还去选他?   要想解开僵局的唯一办法,就是双方先互相放弃对抗。   剩下的问题是;谁先作姿态?   答案只能是态度强硬的一方先做缓和姿态。因为;次强方做姿态所起作用是不明显的,甚至会使对方更咄咄逼 人。至少次强方的心态是这样的。   说到回旋。两岸一度有过良性的接触。后来在一个问题上,被打了死结。从此两岸重新回到对抗并逐步升级。   其实;问题根结就是‘一个中国’的认识。   这个关于‘一个中国’,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台湾当局不承认‘一个中国’?   事情是当初‘海基会’和‘海协会’曾达成一个书面的共识(俗称‘九,二共识’)。上面有‘双方承认一个中 国’的字样。   这不是挺好的事情吗?双方都承认一个中国,往后事情不就好办了吗?   可后面就出问题了。我们这边说:“世界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央政府在北京。这是 举世公认的事实,也是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前提”。   台湾当局一下子就急了。说我们是承认只有一个中国,但不是你们说的意思。   我们政府于是说:签了字就应该遵守诺言。什么时候重开谈判,就以这个‘一个中国’为前提。否则就没有谈判 基础。例如国台办新闻副局长李维一对中外媒体表示:“检验台湾当局是否有改善两岸关系的诚意,就在于是否 接受一个中国原则”。   就这样;我们说‘一个中国’,他们说‘一国两边’,一直这么僵持了下来。   其实;‘一个中国’结症是在陈水扁,李登辉之前的蒋经国那里就遗留下来的。它的实质是所谓‘对等’谈判问 题。最初我们的态度是不能‘对等’。后来对蒋经国派来的谈判代表说:“考虑到台湾的政治现实,照顾台湾当 局关于平等谈判地位的要求,我们提出党和党对等谈判。但不存在我们和你们什么‘政府’的对等谈判”。对此 蒋经国说到:“我们党内一部分人对中共所提条件持反对态度,理由是‘党对党’谈判,台湾人民会不赞成”。 但蒋经国还是准备继续派谈判代表来北京。他认为;只要谈,就有希望。非常可惜的是蒋经国突然病逝。两岸和 平的大好进程一下就断了。我们国家领导人对此极为痛心和惋惜。   除了‘一个中国’僵局,两岸还有一个结:就是台湾当局要求我们‘放弃武力威胁’。陈水扁强调说:“只要大 陆承诺不对台用武,台湾就不会改变现状”。意思是他就不搞任何刺激大陆的政治动作。如‘全民公投’等等。 台湾当局常说的“对等、安全为前提”中的‘安全’,就是指要求我们收回‘绝不放弃使用武力’的声明。   这里我们特地说一下这个‘政府对等’。为什么我们要死守这条底线呢?‘政府对等’这么可怕吗?   是的,这个‘政府对等’对我们是有后患的。但不是因为承认它是50年前‘中华民国’的余孽,就会使它拿这 个‘中华民国’作证据,跑到联合国去要地位。这种顾虑不能说完全没有,但仅拿‘中华民国’四个字是做不出 太大文章的。   真正的问题两岸的‘政体’差异上。因为‘政府对等’就回避不了这个事实。我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个玄 机。我们用一种‘假设’来想象:如果按‘大,小’地位允偌陈水扁一个国家副 时,他不要。并且他要求两 岸共同选举国家领导人;又使出他惯用的‘公投’伎俩,那就会又僵了。并且这种僵持是没有任何办法解开的。   因此对我们这边来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其实我们许多人最关心的有二个问题;一是到底会不会武力收台湾?二是如果动武,什么时候开打?   但这二个疑问本身就是一个问题。为什么呢?因为下动武这个决心非常难。有人一直在猜测,国家领导人到底有 没有决定动武?可以明确说;他们目前肯定没有这个决定。因为我们领导人深知下这个决断的份量及后果。可一 旦下了这个决心,就会立即实施。这就是所谓的‘在最后一刻决定’。因为准备工作一直花巨大本钱在做,两岸 军事实力悬殊很大,纯军事角度不存在胜负顾虑。无非是玉石俱焚,大陆十条命换台湾一条命的比例也能拼得下 来。   要想知道到底会不会出现‘最后一刻决定’,要明白它取决于二个先决条件:   一是国内的各种矛盾会激化到什么程度(包括海峡两岸关系的恶化)。二是国内‘热血’人士的比例和‘温 度’。这二个条件缺一不可。   如同数学证明一样;国内矛盾和激愤民众是‘必要条件’,程度和温度是‘充分条件’。   ‘必要条件’现在是眼见的。‘充分条件’则取决于发展。   如同当初‘中美撞机’事件;媒体先炒作,后升温,最后变成美机‘侵入中国领空’,并‘故意撞掉’我军战 机。那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挑衅’了,完全是对中国的侵略和宣战了。在媒体笼罩下的百姓自然的等待‘新抗美 战争’爆发。结果最后不但没有‘反击’战出现,还把扣下的美国飞机给归还了。百姓怨气冲天,政府没台阶 下。你们说;这‘导向’的失控,及不负责任的媒体有多害人?   如果在一定时间,国内各种矛盾没有减弱而是加剧,并且两岸关系一直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无论是哪方的责 任)时:政府再来一次失控的台湾问题‘导向’,加上不负责任媒体的‘发挥’。那时;‘充分条件’就具备 了。   因为;国内矛盾激化到一个临界点时;要想‘执政能力’还存在,就只能把内部‘温度’散发出去。尤其是;一 旦选择了‘散热点’,温度开始快速传导时;就欲罢不能了。   《环球时报》引述中国社科院的民意调查显示;41%受访者表示支持对台湾动武,36%表示不支持动武,其余人 未做表示。   这表明支持动武的人已经超过反对的人,并接近一半了。如果无论是政府,媒体,还是民众们,咱们再一起加把 劲,忽悠一下。到时候我们动武就会‘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呼声’了。   可是;打,打,打。打完了,痛快了,剩下了什么?哀鸿遍野?满目创痍?国际责难?经济倒退?心理变态?   打下后的台湾剩下了什么?一片废墟加上用血红眼睛直视我们的百姓?   不同于抵御外敌。这种无价值的内战是对两岸同胞生命及文明成果的漠视。柏扬在《中国人史纲》里有对我们民 族内战惨像的描述:“……直到今天,我们好像还能听到那些儿童凄惨的哭声”,你们谁愿意看到同样惨象出现 在今天。   对只知道强硬和喊‘打’的人,能先说清楚什么叫‘万不得已’吗?说白了,还是冷战思维在作怪。除了仇恨, 对抗,恫吓,动武,我们脑袋里就没有别的智慧?中华民族不枉称世界上最聪明了的民族了?   像毛 那样‘豪气’和‘霸气’的政治家,打美国都不带眨眼的,他怕过谁?他生前的时代;无论是军心,还 是民心,比现在要铁一万倍。现在网上的‘愤青’,和五、六十年代及‘文革’时期国民的狂热相比,简直 是‘小儿科’,‘幼儿科’。那时毛 只要一声号令打台湾;全国总动员只需一天足矣。写血书,慷慨赴死的 青、壮年,包括女性;几乎人人都是。那时的人们是没有经济成本和生命成本概念的。   可毛 终究没有在生前用武力收回台湾。为什么?我们有多少人想过?   还有个要分清的概念;即‘动武’和‘武力统一’的差别。   在台湾‘出格’到一定程度时;我们也会有另一种‘动武’方式,即武力封锁台湾。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都给 他挡回岛去,或挡在公海外。虽不对岛上放一枪一炮。但对一个岛国,这就是灭顶之灾。   可台湾经济大倒退,对大陆的影响会有多大呢?两岸的贸易,大陆的台资企业,都会发生什么连带效应?   更关键的是;这么一干,两岸的仇恨就算是永无可解了。   尤其是最后一个问题;你封锁几个月,封锁一年,台湾要投降了,便也罢了。但他们不降呢?即我们期望的内乱 没有发生或不足以使其崩溃。我们怎么下台阶?是继续封锁?还是解放军登陆?   因为;‘不战而屈人之兵’并不是任何情况都灵。中国大陆被‘帝国主义’封锁了20多年。尽管曾饿死几千万 人,大部分人不都还活着吗?最后结果不也是像许多人说的;‘最大的帝国主义’自己上门求和来了吗?   凡事总要利弊权衡;弊大于利的事情是没有人干的。弊无穷大,而丝毫无利并关系到国家、民族大事;谁干谁就 是民族罪人。决策者是也,起哄者是也。   有人会说:武力统一我们也反对(中科院的民意调查有36%的人不支持动武),甚至武力封锁我们也不赞同。但 军事威慑,给他们压力,还是必要地。那么我们来看看韩国是怎么做的。   南,北朝鲜分裂也半个世纪(比我们的分裂时间还多5年)多了。韩国(南朝鲜)是什么态度呢?每当国际上对 北朝鲜压力过大(例如美国扬言或暗示动武)时,韩国政府还挺吃劲呢。反复说不能用恫吓手段甚至制裁手段对 北朝鲜。是他们不急于统一?那韩国总统亲自到北朝鲜去拜访 是干什么去了?   是不是有人说韩国对北朝鲜军事上没有绝对优势?那加上美国呢?也打不过北朝鲜?   韩国人有个共识;战争手段绝不考虑。那样的统一,是民族灾难,而绝不是福音。对恫吓手段,也绝不考虑,那 样会适得其反。而我们中国有这个共识的人却很有限。包括政府,民间,与韩国有很大差别。尽管想统一的愿望 都是一样的。   因此;有些天真的人竟会以为军事威慑会使台湾放弃‘独立’。不见近10年来,我们买了多少俄罗斯的武器,10 年来新式武器装备的研发、投入速度更是前所未有的惊人。但台湾却是越压越硬,越压越弹。并且也是在咬牙买 武器。最近其‘行政院’就通过一个6108亿元新台币的天文数字军备采购预算案。大家应该知道;军备竞赛是个 恶性循环的东西,能拖疲,拖垮一个国家或民族的。   因此目前两岸军备竞赛是一浪高过一浪。如果两岸的这些钱都用在经济、教育、科学等领域的发展。该是中华民 族多大的幸事。   有一个道理;政府的言行会影响民众。反过来;民众的言行也会影响政府。如果全国人民都异口同声喊‘解放台 湾’,你叫政府该怎么办?   中国人都知道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良性循环道理。也知道你给我初一,我还你十五的恶性循环道理。   美国数学家纳什有一个被称为“纳什均衡”的理论(他为此获诺贝尔奖)。是近代博弈论的重要核心。也可以说 是双赢思维的理论基础。这种理论不仅使市场理论被更新,并且被大量运用在政治、军事、外交、贸易、甚至人 际交往上。   在理解双赢思维时,我们应注意‘纳什均衡’的‘均衡’二字。它的通俗解释是;在处理二种有利益冲突关系 时,首先换位思考,站在对方的立场,设想他的利益和期值,然后再加入自己的,找出双方的利益均衡点。   这种思维的成立有个前提;就是双方都必须要换位思考,余下的问题只是那个均衡点的确定。   希望用双赢思维来解决两岸的对抗;也并不是最终目的。它只是建立一个合作的开端。最终目的应该是回到‘单 赢’,但这个‘单赢’不是指哪一边,而是整个民族。   说到换位思考,大家想过一个问题没有;民进党能打倒国民党,陈水扁能当选总统,是什么原因?   想当年,国民党的统治如铁桶般,搞‘民主进步’及台独的民进党仅是个小‘地下’组织,被‘斩杀’的几乎绝 迹,但‘余孽’仍在日本活动。但国民党仍派特工前往去‘灭’他的领导人。我的记忆中;实施任务的特工仅为 一个老头,一个妇女。当时民进党的那个领导人在东京地铁等车,当列车呼啸进站时;那个妇女‘因抢车慌 乱’丢了个香蕉皮,紧跟其后的老头‘也因慌乱’一脚踩上香蕉皮滑了一下,撞到民进党那人身上。该民进党人 于是跌进路轨里(我估计那老特工是太极高手),瞬间成了冤魂。后来东京警视厅对这起谋杀案和杀手居然没有 办法定罪;你总不能说香蕉皮是‘凶器’吧,总不能说一个老头踩上香蕉皮不让人家滑倒吧。这简直是世界特工 史的第一经典暗杀教案。   打杀政治对手,的确是国民党独裁的需要。但这说明国民党是一直反台独的。即使是多年作为美国的‘走狗’, 可一当美国有分化中国之意时;便立马从‘狗态’变为硬汉,从没有半点含糊。因此才有毛 说的:“看来台 湾还是在蒋介石手里好些”的感叹。   国民党几十年来一直叫嚣要‘反攻大陆’,‘统一祖国’。这倒使我们放心了。毛 的话就是基于这个原因。 我们不怕国民党惦记着‘反攻倒算’,而怕有一天国民党不提这个事情了。因为那意味着什么?   蒋经国生前在国民党‘中央常委会’上说:“坚决反对台独的分离意识。并期勉全体同志,贯彻到底。”因此他 去世时我党 发表谈话说:“蒋经国先生坚持一个中国,反对台湾独立,主张国家统一,为两岸关系的缓和 做出了努力。”   在我们政府眼里,民进党远不如国民党,陈水扁远不如蒋经国,甚至不如蒋介石。历史就是这么奇怪;国、共两 党这么大的血海深仇,但却有如此之多的相通之处。而陈水扁这样的‘新生代’却如同陌路之人。   可国民党到底是怎么把政权丢了呢?而且落到了那个几乎被赶尽杀绝的民进党手里呢?这里简单说二个原因:   一是国民党虽然一直在向‘民主制度’演进,但部分民众‘误信’民进党的‘民主制度’更好。自愿吞下这 剂‘民主毒药’。   二是两岸政治关系没有如同两岸经济关系同步发展,并且发生倒退和对抗。我们在国际上的政治封锁和军事威 慑,使相当部分民众产生逆反,悲观情绪。这里面也有对我们社会制度偏见的思想基础。加上民进党,陈水扁 的‘鼓惑’,使一些民众认为跟国民党没有出路。试图跟着民进党找出一种更有可能,更好的假想生存空间。   当然;这是国民党开放‘党禁’,行使‘民主’的后果。所以;一个专制政府放开‘民主’,等于自掘坟墓。功 过只能让后人评述。   还有一些可以叫辅助原因的事情;例如陈水扁宣称要在今年3月24日举行“防卫性公投”,在2006年“催生新宪 法”,2008年实施“台湾新宪法””。把矛头直接对准大陆。他有峙无恐的本钱是什么?决定“统/独”的‘公 投制宪’,是陈水扁提出的。国、亲两党开始是反对,但随后竟然转为主动提出协商,让“公投法”尽早通过。 为什么?这是他们发现民众的反应没有按国、亲两党想象的方向发展。避免被动而已这个例子很能说明台湾民众 心态和陈水扁‘人气’的演变过程。   台湾人在‘出身’上分为‘本地’人和‘外省’人。陈水扁先拉拢‘本地’人,当左右不定的‘外省’人在看不 到(说误解,错觉也好)希望后,部分人也在转向。   这些是否能让我们反思一些问题?                                                                                                                                             
    本文标题:(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shouma.net/post/438441.html
    作者授权:本文由 首码网 发布于 首码网
    版权声明: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上一篇:80万白领正沦为租奴1800元月仅住10平米:转载口碑网的绝品文章“上海租奴 下一篇:2013年德国法兰克福圣诞礼品展TCSY德国圣诞灯饰展览会

     发表评论:

    最新来访 免费收录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