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

  • 综合资讯
  • 2020年02月16日 14:48:54
  • 发表评论

      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这九年,于她而言也不过如两三年的光景。她的身子长成了七八岁的模样,却还是小小的一个,只能仰起头看着他。哥哥不来看她的时候,她怨过,哭过,却不敢真的耍性子,只能日复一日的等着他。

      在被水妖抓走之时,她一直想着哥哥来救自己,后来她就想:若是哥哥没有把她一个人留在那里,她怎么会被妖怪欺负?

      于自己而言,他是她的全部,可是自己却是他生命中小小的一部分,甚至连一些极细小的事情,都比她重要。曾经她哭的时候哥哥会亲她的脸,抱着她讲故事,她也喜欢这么黏着他,可在魔界待久了,她渐渐长大了,也明白了许多。

      许是那时候哥哥察觉到了不对劲,便开始对她愈发的好。她想,若是在这样能让他多关心自己一些,那她便一直保持这个样子好了。

      喜欢上尊上,也不会是因为他是自己情窦初开是身边唯一可以喜欢的男子,而且这样的男子,哪个姑娘会不喜欢?自爱慕尊上之后,她对哥哥的依赖更淡了,连称呼都渐渐从“哥哥”变成了“兄长”。

      “扶宴,你松手!”她很生气,提起以前的事情,她更加的生气。从前她这么黏着他,不过是因为他是自己第一个接触的人,亦是她当时的全部。

      可是他呢,只把自己丢在那里,像养一只小猫小狗似的,想起来的时候摸几下、喂一些食物,之后却是不闻不问,不顾她的生死。

      见怀里的扶月这副模样,扶宴的笑意渐渐敛去,却一字一句极为认真道:“不会松手的。”死心吧,他这次说什么都不会松手。她是他的,从一开始就是他的,他不会再让她喜欢上别人,更不会让她嫁给别人。

      手掌握住她的双足,这白皙小巧的玉足,可以完完全全被他握着。他认真的替她擦干,穿上鞋袜,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只低着头,神情专注,眼睫微敛着。

      事情做好了,扶宴还是保持着蹲着的姿势,道:“我不知道你再气什么,但是我方才说的是真的,我同那洛微神女半点关系都没有,而且她明日就走了,以后也不会同我有什么关系。阿月,我的心意你是再明白不过了,这些年我对你如何你不是不知道,现在你长大了,我……”他顿了顿,才继续道,“我不放心让别人照顾你。”

      她虽然看上去娇纵,可骨子里还是乖乖的,不会无理取闹,她一向容易满足,对她的一丁点好,她都会记着。看着是个被宠坏的娇娇大小姐,不过他知道,她还是从前的那个小阿月。

      扶月知道自己应该信他的,什么神女,什么仙子,若是他真的想要,也不会这几万年身边都没有女人。可是她就是不甘心这般便宜了他,便起身,眸色清冷,嘴角勾起一丝嘲讽,道:“照顾我?怎么照顾我?在床上照顾我吗?”

      扶月却是不管,伸出青葱般的纤指不急不缓的解开了罗裙腰际的带子,将衣裳一件一件的解开。火红的罗裙褪去,露出白玉般的身子,淡淡道:“你不就是想要吗?养了这么久了,自然不能便宜了别的男子。扶宴,我说得对不对?”

      看着眼前这玲珑有致的娇躯,完完全全的呈现在他的面前,扶宴却是一点**也无,心中却是被气得冒烟,拿起一旁的衣裳将她的身子裹住,没有再看一眼,只道:“若你……若你真的不喜欢,我还是你的兄长。”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这么想自己,可是这一点,她却是说对了。当初养她的时候,他的确是把她当成是妹妹,他一向没什么亲人朋友,看见她的第一眼,他就告诉自己:扶宴,她可以是你的亲人。

      他看到亭亭玉立的她,长得越来越美,看她的男子也越来越多,他就想把她藏起来,只能他一个人看。有时候他在想,如果当初没有把她带回魔宫,而是一直住在碧水湖畔,她身边只有自己,能喜欢的人也只有自己,这样……是不是会好一些?

      见他头也不回的走了,房门霎时紧紧合上。扶月抱着自己狼狈的身子,蹲在地上忍不住哭。她在气什么?气曾经的不闻不问,气他让她忍不住喜欢上了别人,气他在自己喜欢上别人的时候,却来撩拨她的心。

      一次又一次,贪恋被他亲吻的感觉。她明明告诉自己,他是哥哥,自己喜欢的人是尊上,可是他亲自己的时候,却让她忍不住想让那一刻停留的久一些。

      后来第三次第四次,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一直以好兄长的姿态照顾着她保护着她。

      到最后,她在想:若他再亲自己,或者对自己表明心思,她一定好好羞辱他一番——竟然对自己的妹妹有这般龌龊的心思。

      师兄有娇妻在怀,魔界的事情自然是更加的不闻不问。事情很多,他可以每天都处理这些琐事,可饶是再忙,那一日的画面,还是挥之不去。

      曾经知道察觉到自己对她不一样的心思,他时常做那些梦,梦里他狠狠的欺负她,让她在自己的身下绽放……

      唐枣见扶月的心情好了许多,亦是松了一口气。这几日扶月不曾出门,而扶宴师叔也是足不出户,上次又听师父说让扶宴师叔去陪那什么神女,唐枣便有些猜到了。

      没有人不喜欢别人夸自己的孩子的,唐枣自然是开心的。不过,阿誉的模样随了师父,的确是可爱的紧。

      扶月轻轻摸了摸小家伙的脸,笑笑道:“什么时候再生个女娃?”这孩子长得固然好看,却同他的爹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唐枣怀孕三年,却一点儿都不像她。若生个女娃,安静乖巧,是再好不过了。

      虽然生了孩子成了亲,可唐枣到底还是个脸皮薄的,原是白皙的脸颊染着红晕,小声道:“师父说,等阿誉长大一些再……”如今阿誉还小,若要她有孕,便不能好好照顾他了,等阿誉长大一些了,再要也不迟。

      嫁了人,还是这般乖巧。扶月心里更多的羡慕,不过——说什么等阿誉长一些,分明是为了自己呀。这三年,小枣有孕,尊上定是憋坏了,受了这等的煎熬,自然不肯这么快就要第二个了。

      一抬眼就见着扶月的神色,唐枣有些害羞,急忙道:“扶月,你……你别这么看我呀。”

      这段日子师父闹的厉害,每天晚上都弄得她浑身酸痛,她气恼不想给他,可是偏偏还是心软,这两天愈发是过分,连白天也是……想起书房里的那次,唐枣的脸就愈发的烫了,所以今天她才来了扶月这里,顺便陪陪扶月。

      “都是姑娘家,有什么好害羞的。”扶月忍不住笑,再说了,她可什么都没说啊。

      两人正聊着,却听得门“嘭”的一声打开了。唐枣闻声抬头,见一身青衣的扶宴师叔大步而来。许是喝了酒,如今这俊朗的脸上泛着浅浅的红色,连带着一双眸子都是略显迷离。

      唐枣想了想,从扶月的怀里接过阿誉,小声道:“你们好好谈谈,我先走了,明日再过来。”

      门被关上,扶月还是没有抬头去看他,直到那人步步逼近,双手捏着她的肩膀,逼迫自己看她。离得近,这酒气愈发是浓重,扶月嫌弃的皱了皱眉头,道:“走来!”

      扶宴没松手,只是将脸凑了过去,薄唇轻启唤了一声:“阿月。”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称呼,却让人觉得是说不出的缠绵温情。

      醉酒的男人没有往日的拘束,将唇凑到她的脸上轻轻蹭了蹭,低声喃喃道:“我想要。”

      扶月忍不住将拳头抡了过去,却被身边的男人用力握住,凑到唇边亲了亲,扶月只觉得被他亲过的地方一阵酥麻,全身都悸动了起来。

      “你想要了,我却不想给了。”扶月将头撇开,不去看他。他当自己是什么,他想要她就要给她吗?

      扶宴却是不管,喝醉酒的男人又借口胡搅蛮缠。他将人轻轻一推,压到了身后的软榻之上,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凝视了许久,而后大手一挥,将她的衣裳褪得干干净净,嗓音低低却难得孩子气道:“……不给也得给。”

      扶月没想到他会这么做,来不及遮住身子,只抬头看着他,可这双温柔似水的眸子里,哪有半分的醉意?

      她可以在他的眼睛里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的模样,惊慌失措,像只被盯上的猎物,如今牢牢的被困在这陷阱里面。

    本文标题:看啦又看小说网
    本文链接:https://www.shouma.net/post/18675.html
    作者授权:本文由 综合资讯 发布于 首码网
    版权声明: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上一篇:正文 第86章 番:师徒婚后日常② 下一篇:泡沫陶瓷痛点真不少!围观微信群里一场“秘密”讨论…

     发表评论:

    最新来访 免费收录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