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说客”何成浚


  “天才说客”何成浚
  
  郭化夷
  
  济南惨案:不卑不亢与日周旋
  
  何成浚与蒋介石在日本留学时就相识。回国后,孙中山派蒋介石任东路讨贼军参谋长,同时何成浚任东路讨贼军前敌总指挥。论当时的地位,何成浚比蒋介石还要高一点。但何成浚知道,蒋介石在陈炯明叛乱时,在永丰舰上与孙中山共过患难,深得孙中山先生的重视,日后定会有重任,所以对蒋介石表现得非常亲近,他经常在东路军中吹捧蒋介石,使得蒋对何成浚颇有好感。
  
  后来,蒋介石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后,非常重用何成浚。
  
  1928年春,蒋介石联合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组成四大军事集团,自任第一集团军总司令,北上攻打奉系军阀张作霖。这就是所谓的“二次北伐”。
  
  5月1日拂晓,北伐军第4军团方振武率部开进济南,并被蒋介石任命为济南卫戍司令。
  
  日本一直把山东,特别是胶东半岛和省会城市济南,视作自己的势力范围,见国民革命军率部进驻济南,表示不满。日本以保护侨民为借口,从日本本国和天津调集第6师团等部队,进驻济南。
  
  当北伐军部队进入济南时,日军早已在市内各马路构筑工事,铺设电网,企图阻止中国军队进城。日本浪人也组成了所谓“日本义勇团”,宣称保护本国侨民的生命财产。
  
  5月1日上午,济南城内的北伐军第1军营长阮济民等因找房子带着4名连长及几个徒手士兵,行至经二路口时,遭到日军和日本浪人的挑衅,他们被日军当场用刺刀全部杀死,接着拉去焚烧。
  
  与此同时,北伐军在济南不断遭到日军骚扰。
  
  方振武鉴于情况严重,担心会引起中日军事冲突,于当日下午亲赴日本领事馆,与日本领事西田及日军头目斋滕交涉。
  
  “我方军队进城,并无对贵方造成任何不便。但贵方军队设置街垒,无故杀我手无寸铁的官兵,并残暴焚尸,我代表国民革命军表示严正抗议!如贵方人员在我中国领土上继续胡作非为,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应由贵方负全部责任!”方振武义正辞严,表明了中国军队的立场。
  
  “这……这……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们表示遗憾。我们一定进行调查……”西田理屈词穷,表面上答应,将街道上所设工事暂时拆除,日军退回兵营待命。
  
  当天晚上,国民政府外交部长黄郛专车抵达济南。战地政务委员会委员兼外交特派员蔡公时也于次日抵达济南。
  
  然而,日军表面答应进行调查,暗地里却不断增兵。
  
  5月3日,日军开始屠杀济南军民。当天,黄郛到日本领事馆交涉,被日方无理扣留。西田拿出事先拟好的文件,强迫他在上面签字。
  
  黄郛打开文件一看,原来文件上写着中国军队在某处打死一个日本军曹,中国政府应当道歉,并作出赔偿。
  
  黄郛拒绝在这份文件上签字,当即返回宾馆。可是,日军肆无忌惮继续挑衅,他们一直追到黄郛的住地。黄郛担心发生冲突,只好命令卫队向日军缴械。趁日军翻箱倒柜之时,黄郛带着随员逃出了济南城。
  
  几乎是与此同时,荷枪实弹的日本兵突然来到经四路的山东交涉署,对山东外交特派员蔡公时和17名署员进行围攻。他们先是用枪托将蔡公时打倒在地,接着又将17名署员一齐捆绑,拉到院内场地,撕去所有衣服,进行毒打,最后用刺刀对他们乱戳乱砍。18名中国官员就这样惨死在日军的刺刀下。尤为令人发指的是,日军竟残忍地将蔡公时的鼻子削下,还割下了他的双耳,挖去双目。
  
  随后,日军对济南城内无辜民众进行了血腥屠杀,共有一万多中国军民惨死在日军手中。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济南惨案”。
  
  惨案发生后,蒋介石害怕事态继续发展,下令中国军队退出济南城,绕道北上。
  
  日军的残暴行径,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强烈愤怒。6月初,外交部长黄郛因办理对日外交不力,引咎辞职。蒋介石派熊式辉为全权代表,前往济南日本领事馆交涉。傲慢的日本人认为熊式辉官阶不够,拒绝与熊接触。
  
  蒋介石考虑再三,决定派何成浚前往。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