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鸿门宴座位常识


1.鸿门宴上的座次是怎样安排的这样安排

按古代礼仪,帝王与臣下相对时,帝王面南,臣下面北;宾主之间相对时,则为宾东向,主西向;长幼之间相对时,长者东向,幼者西向。宾主之间宴席的四面座位,以东向最尊,次为南向,再次为北向,西向为侍坐。鸿门宴上,项王、项伯东向座,亚父南向座,沛公北向座,张良西向座。项王、项伯是首席,范增是第二位,再次是刘邦,张良则为侍坐。

宴设于项羽军中帐内,刘邦为宾,从座位安排上即可看出,项羽目中无人,自高自大,而力量的悬殊,刘邦的处境已令人忧心。再看项羽集团内部,谋士范增在项羽心中的地位,尚不及告密的项伯,君臣隔阂,事不可谋已初露端倪。

在室内礼节性的座次,最尊的座位是:在西墙前铺席,坐在席上面向东

即所谓东向坐。其次是在北墙前铺张席,面向南而坐。再其次是南墙前席上面向北

而坐。最卑的位置是东边面朝西的席位。清代学者凌廷堪在他的礼学名著《礼经释例

》就更为确切地提出“室中以东向为尊”的说法。由此可以看出,鸿门宴座次的形式

就属于这种室内礼节活动的形式。项羽、项伯朝东而坐,最尊(项伯是项羽的叔父

项羽不能让叔父坐在低于自己的位置上);范增朝南而坐,仅次于项氏叔侄的位置

;刘邦朝北而坐,又卑于范增;张良面朝西的位置,是在场人中最卑的了

2.关于《鸿门宴》中的座次表

东 。

张良 北亚父。

沛公南 。

项王、项伯 。

西 按古代礼仪,帝王与臣下相对时,帝王面南,臣下面北;宾主之间相对时,则为宾东向,主西向;长幼之间相对时,长者东向,幼者西向。

宾主之间宴席的四面座位,以东向最尊,次为南向,再次为北向,西向为侍坐。鸿门宴上,项王、项伯东向座,亚父南向座,沛公北向座,张良西向座。

项王、项伯是首席,范增是第二位,再次是刘邦,张良则为侍坐。 宴设于项羽军中帐内,刘邦为宾,从座位安排上即可看出,项羽目中无人,自高自大,而力量的悬殊,刘邦的处境已令人忧心。

再看项羽集团内部,谋士范增在项羽心中的地位,尚不及告密的项伯,君臣隔阂,事不可谋已初露端倪。 在室内礼节性的座次,最尊的座位是:在西墙前铺席,坐在席上面向东 ,即所谓东向坐。

其次是在北墙前铺张席,面向南而坐。再其次是南墙前席上面向北 而坐。

最卑的位置是东边面朝西的席位。清代学者凌廷堪在他的礼学名著《礼经释例 》就更为确切地提出“室中以东向为尊”的说法。

由此可以看出,鸿门宴座次的形式 ,就属于这种室内礼节活动的形式。项羽、项伯朝东而坐,最尊(项伯是项羽的叔父 ,项羽不能让叔父坐在低于自己的位置上);范增朝南而坐,仅次于项氏叔侄的位置 ;刘邦朝北而坐,又卑于范增;张良面朝西的位置,是在场人中最卑的了。

3.鸿门宴 项羽 项伯 的座次体现古代主宾尊卑的礼仪文化

“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

众所周知,这是《鸿门宴》中排的座次。那么.司马迁为什么不惜笔墨详细叙述各人的座次?原来.我国古代对座次很有讲究。室内的座位以朝东方向为尊,其次是朝南方向,再次是朝北和朝西。按说,刘邦是客人,理应居尊位。但当时,项羽在鸿门驻有四十万大军,自以为兵强马壮,对只有十万人马的刘邦不屑一顾,并要兴师问罪。因此,这座次安排既反映当时项羽和刘邦实力的对比,也表明这是一个暗藏杀机的宴2工O

由于古代室内座位以朝东为尊,因此,“自坐东向’往往成了狂妄自大的一种表现。战国时期,赵王中了秦的反间计,任命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取代廉颇为将。赵括的母亲便上书给赵王,说赵括不宜做大将,原因之一是’今括一旦为将,东向而坐,军吏无敢仰视之者。.((廉颇蔺相如列传))就是说赵括一当上大将,就坐在朝东的尊位上,接受僚属的朝见,盛气凌人,不可一世。中国最早的礼和最普泛、最重要的礼,可以说就是食礼,“夫礼之初,始诸饮食”,用食来敬神,表明“礼”是极隆重的事,并且是起源很早的。礼是以个人的文化学识与心性修养为基础的。检验一个人修养的最好场合,莫过于集群宴会了。因此,“子能食食,教以右手”(《礼记·内则》),家庭启蒙礼教的第一课便是食礼。而中国宴会繁缛食礼的基础仪程和中心环节,即是宴席上的座次之礼——“安席”。史载,汉高祖刘邦的发迹就缘于他于沛县令的“重客”群豪宴会上旁若无人“坐上坐”。当时还是“席地而坐”,“上坐”,乃宴席的“尊位所在”,亦即“席端”。这种宴席上的“上坐”,因坐制的饮食基础器具、几案、餐桌椅形制的历史演变而有时代的不同。

4.鸿门宴的座位表

东。

张良北亚父。

沛公南 。

项王、项伯。

西按古代礼仪,帝王与臣下相对时,帝王面南,臣下面北;宾主之间相对时,则为宾东向,主西向;长幼之间相对时,长者东向,幼者西向。

宾主之间宴席的四面座位,以东向最尊,次为南向,再次为北向,西向为侍坐。鸿门宴上,项王、项伯东向座,亚父南向座,沛公北向座,张良西向座。

项王、项伯是首席,范增是第二位,再次是刘邦,张良则为侍坐。宴设于项羽军中帐内,刘邦为宾,从座位安排上即可看出,项羽目中无人,自高自大,而力量的悬殊,刘邦的处境已令人忧心。

再看项羽集团内部,谋士范增在项羽心中的地位,尚不及告密的项伯,君臣隔阂,事不可谋已初露端倪。在室内礼节性的座次,最尊的座位是:在西墙前铺席,坐在席上面向东,即所谓东向坐。

其次是在北墙前铺张席,面向南而坐。再其次是南墙前席上面向北而坐。

最卑的位置是东边面朝西的席位。清代学者凌廷堪在他的礼学名著《礼经释例》就更为确切地提出“室中以东向为尊”的说法。

由此可以看出,鸿门宴座次的形式,就属于这种室内礼节活动的形式。项羽、项伯朝东而坐,最尊(项伯是项羽的叔父,项羽不能让叔父坐在低于自己的位置上);范增朝南而坐,仅次于项氏叔侄的位置;刘邦朝北而坐,又卑于范增;张良面朝西的位置,是在场人中最卑的了。

5.鸿门宴中的座位排序

《鸿门宴》中的座次排列

及其意蕴

教师:王 伟

前 言

有”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美誉的《史 纪》在中国文学上占有极重要的位置.从文学视角来看,其中有许多文学名篇,《项羽本纪》中的《鸿门宴》便是其中的精彩篇章之一.

《鸿门宴》中,在表现复杂的政治,军事斗争的同时,塑造了刘邦,项羽等血肉丰满的人物形象,在此我们将从宴会中的刘邦,项羽座次方位问题入手分析其内在意蕴.

“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

——《史纪·项羽本纪》

范 增

项 王

项 伯

沛 公

张良(侍)

一,项羽”东向坐”及其意蕴

古人之坐以东向为尊.故宗庙之祭,太祖之位东向.即支际流亦宾东向,主人西向.”

——《史纪会注考证》

可见”东向”是宾主座次中的尊位.

1,项羽居尊位的原因.

①出身高贵(名门,名将之后)

②巨鹿一役后成为反秦主力,诸侯皆臣服之.

③实力强大.(刘邦当时不是他的对手).

2. 对项羽性格的表现

居尊不让的心理意蕴表现出他”自衿功”,”欲以武力经营天下”善斗勇的性格特点.

二,刘邦北向及其意蕴

“宾主位东西面,君臣位南北面”

——如淳《史记·会注》

表明:南向是君位,北向是臣位.

1,刘邦居臣位(卑位)的原因.

①实力不济(”当是时,项羽兵四十万,在新丰鸿门,沛公兵十万,在灞上.”)

②先入咸阳,且得民心.项羽对之怀恨在心.(”旦日士卒,为击破沛公军)

2.对刘邦性格的体现

刘邦在不利的形势下善于采取积极退让的应变之策,展现了老练成熟,老谋深算的性格.

三,张良—鸿门之上的智者

[提出问题]:在明了刘,项二人的座次方位及其内在意蕴之后,如果我们再深入一步,就会发现,这样座位安排即给足了项羽的面子,也挽救了刘邦,显然这样的安排不是随意为之的.那么,这究竟是谁的杰作呢

[初步推测]:是张良的幕后操纵张良借项伯之手而安排的.更加突现了他在秦末汉初的时代风云中仙风道骨,运筹帷幄的智者形象.

四,范增—鸿门之上的怒者

古代鸿门宴座位常识

转载请注明出处小知识网 » 古代鸿门宴座位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