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弦一柱思华年”是否出律,写诗如何避免新旧韵混用?

“一弦一柱思华年”是否出律,写诗如何避免新旧韵混用?

因为经常回答朋友们关于诗词格律的问题,所以长期被当做格律派看待。这也没有问题,但是个人格律意愿并非很强烈。我有一贯的诗词态度,那就是:

写诗这回事,不当回事才是事。

无论怎么高端化、美化,诗词这些东西就是一点精神粮食,在世俗生活中可以陶冶一部分人的性情,但是对大部分现代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即使在诗词昌兴的唐宋,正经文人也是将之视为实现自己经世治国、探求学问的一项技能而已。所谓之:“诗词,末技尔。”

将一些表达感情的,带节奏的韵文(还是古文)抬上瑰宝的地步,让普通人仰视,其结局只有越来越凋零。

一项文化,要想真正昌盛起来,唯有接地气。如果书法不是下沉到小学生兴趣班,纯粹靠书协的老人们来敝帚自珍的话,早已经被扫进博物馆里去了。诗词也是一样,要想靠诗协、靠老干部来兴起,其实是自寻死路。唯有近来的各种诗词综艺,才算是真正往亲民路线上行走。

唯有潮流的,才是有生命力的。

而诗词是高雅文学,自宋朝之后自矜身份,越走越凉薄。今天的各类综艺活动虽然只是背诗大会,但从调动大众文化积极性方面来说,毕竟是好事。

“一弦一柱思华年”是否出律,写诗如何避免新旧韵混用?

诗词文化,唯有下沉到民间,才有可能恢复活力。

而下沉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让大家都明白诗理,不但能读懂、赏析古诗词,还要学会创作古诗词,让新的活力、题材注入到老的文学体裁之中,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而新旧韵的选择使用,就是一个首当其冲的问题。为什么不能混用新旧韵

不学平水韵?从初唐到民国的旧体诗都是押平水韵的,而平水韵的字词发音和如今遵守新韵的普通话发音有很大的不同。这是因为元朝的南下,带动了北方语系南侵造成语音流变的结果。世俗生活中人们的语言向北方文化屈服了,但是在相对高端的文言文诗词中,因为元朝统治者的不重视,使用平水韵,也就是唐音宋调作为这种高级文体的写作基础,得以留存了下来。

这是文化的不屈服,但直接就造成了今天我们阅读古诗词的难点。

“一弦一柱思华年”是否出律,写诗如何避免新旧韵混用?

虽然语言在融合中大致兼容,古音中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对应今天普通话的一、二、三、四声,但是原来的入声字在北方语系中完全没有,导致大量入声字的发音归入了其它声调,就是“入派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