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曾几何时,谁不经意的一阙诗词,惊扰了千年前藏于徽宣笔端的字我来撷那一段宠辱不惊的文字,梦一场经年的风月,于琵琶弦上说一曲相思。却不知那词中葬过的愁思,溺了你眼角温柔几次。

本是那千古传颂的风雅词客,却误生了帝王家。你半生风流不羁,醉倒在风花雪月诗词章句中,亦半生江山断尽,梦里尘埃。你笔下的泣血绝唱,纵然千世万载,给人的疼痛依旧分毫不减。莫忘,那千古词帝李煜。

吟一首李煜的《浪淘沙》,从容不惊,糊涂到分不清时光是缓是急,总有一种遗世的美,念起来触目惊心,不经意的一个字便勾起了你心灵深处最深的伤。我仿佛看到一位着青衫就裳的男子感叹春光易逝,不知你眼角泛着泪光,藏了几多折辱疼痛的伤。

你那悲剧的一生,刻骨铭心的痛。那笔下一卷一卷的词章,是你遗留千年的伤,有幸我能在世间的一方,遇你一场。若能转换千年前的时光。我愿你仍是清净明净的少年郎,对酒吟觞,煮茗添香,你是那风雅名士的王,再不是鎏金殿上的皇。你的词千古绝唱,你也百世流芳,可惜,终究是痴想。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日向贪欢。或许在梦里,你笑颜如常。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世景浩荡一别经年,岁月的风沙无情地吹散了他一身荣光,曾经你风光无限,如今已成落魄帝王。恨只恨那时移世迁变化无常,一瞬间荣辱与兴衰淡忘。多少夜你顾影自怜,多少事故梦陆离。你还妄想过在古国雕栏玉砌的宫墙里唱一曲帝王词,可终是一杯清冷的毒酒,伴着你安然长辞。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日向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你不是归人,是个过客。在向晚的古道长街是惊鸿一现。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赞赏支持

梦里不知身是客

赞赏金额:随机金额

选择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赞赏金额:20

梦里不知身是客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提示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