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那个装睡的凌晨——年少时我曾经历的性侵


那天我甚至不记恨那个头脑对肢体失去控制的哥哥,只觉得我的父母他的父母这些大人对我的忽视才是一种无知的恶。我的装睡促成了罪恶的发生,而他们似乎也想装睡抹去罪恶。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