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仁宗立嗣:迟来的决定衍生出一系列问题,埋下了争端的“引信”

宋仁宗在位四十二年,然其所出皇子皆早夭,因此皇太子之位长期空缺,以致朝野对于嗣君悬缺而感到不安。

事实上,对于宋仁宗来说,早期建皇嗣的压力并不是很大;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逐渐步入中晚年,加上他的身体不是很好,所以朝臣们莫不深感忧心,皆希望仁宗选择宗室贤优者,立为皇子,以继宗庙社稷。

正所谓“皇帝不急,大臣急”,立嗣问题起初并没有引起宋仁宗的重视。是因为他心有所属?还是他无暇顾及?亦或是有人阻挠?

大臣们前后上了近百例谏言,宋仁宗仍不为所动

在宋仁宗四十四岁时,太常博士张述上奏,指出宗庙社稷大业,为天下之大事。

在张述看来,维持祖宗基业,使其传于千秋,这是孝道的体现。而如今,宋仁宗已逾不惑之年四载,储君一事,悬而未决,实属不孝;而大臣们若继续回避此问题,亦属不忠。

所以,张述代表大臣们请宋仁宗多临幸后宫,期待皇嗣诞生,或是择宗室有贤才者,委其职务,加以考察。

次年,张述上了第二奏。他认为嗣君之位若不早确立,一旦仁宗有什么意外,将成祸患。他指出历代帝王承继,若是仓促而决,常会危害社稷,此事十分紧急,而朝廷却认为这不是大事,这是相当危险的。

尽管张述言论激烈,并先后上了七奏,却并未引起所有人的重视。

宋仁宗立嗣:迟来的决定衍生出一系列问题,埋下了争端的“引信”

《清平乐》宋仁宗剧照

嘉祐元年正月初一,宋仁宗在朝庆时突有不适,迄二月二十二日才康复,期间祭天、祀宗庙等大礼,皆由辅臣代行,且辅臣奏事时仁宗多是点头首肯,而不发一语,因此朝臣们皆忧虑仁宗可能大限将至。

于是,富弼、刘沆等人亦劝宋仁宗早日立嗣。其实,他们也知道仁宗可能已经心有所属,即景祐二年时被收养在宫中的汝南郡王允让之子宗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