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的,就像木鱼声声敲隔岸,无人经过,无人聆听

渡红尘,最可怕是一个人的孤单蚀骨,连影子都模糊不清。空的,就像木鱼声声敲隔岸,无人经过,无人聆听。一直想要那种云淡风轻的笔,拥有了才懂得,那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永远不要去羡慕,别人的绝代风华。你不会懂千帆散尽后那种苍凉,一夕老去的心情……

空的,就像木鱼声声敲隔岸,无人经过,无人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