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后的每场危机,其实都是人生的“早有预谋”

成年后的每场危机,其实都是人生的“早有预谋”

中年危机,已经成为被公认的难题。这不仅是因为很多现实的问题,比如经济压力,社会身份焦虑,忙到分身无术等等,还有关系的问题。

有困在中年危机的成年人说:我不明白,很多问题其实早就存在了,为什么人到中年才一个个凸显出来?

照理说创伤发生在什么位置,伤痛就可能发生在什么位置,只是问题需要时间才能浮现上来。

但如果我们从伤痛中往后看,我们会很容易发现,这些亲密关系中的伤痛,其实早有预谋,只是我们最初都更愿意相信自己会是个幸运者。

01

为什么很多人会在亲密关系里痛苦?

国际著名的两性和婚姻关系治疗师莎兰?汉考克说:我们的心有三层结构,最外面一层是保护层,中间一层是创伤,而最深处一层是真我。

成年后的每场危机,其实都是人生的“早有预谋”

保护层太厚,是我们绝大多数人的共同问题。

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如果父母没有满足我的需要和给予足够的爱时,我会感觉很受伤,感觉自己不够好、不被爱。

为了避免受伤,我喜欢一个人,我害怕与人靠近。

我活在我厚厚的壳中,我不敢相信自己值得被爱,我也不相信对方是真的爱我。

结果就是,我们不仅常常感觉到要命的孤独感,我们也无法建立真正亲密的关系。

一直在怀疑对方是不是真的爱我?

一直在否定自己,因为不够好,所以不幸福是必然。

结果就一如自己以为的那样——

终于,他真的越来越不爱你了。

终于,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幸福。

成年后的每场危机,其实都是人生的“早有预谋”

02

为什么总要经历一段时间,

问题才会被凸显出来?

现实里,很多亲密关系问题的咨询,都会谈到同样的问题:关系里遇到问题,明明自己已经痛苦得要死,然而父母不仅看不到、不理解,还一个劲地要自己忍耐,或者让自己去迎合对方。

甚至,对有的父母来说,让孩子保全一段婚姻的完整,不论婚姻是否幸福,他们就可以安心了。甚至,有很多父母不理解,自己可以忍耐婚姻中的不满意,而孩子为什么不能忍受。

这是很不一样的。

绝大多数的父母是未经觉醒的一代,忍耐保全婚姻对于他们意义重大,并且他们可以为了孩子完全放弃自我,然后把本该对自己的期待全部转移到孩子身上。

等到他们真的有所领悟时,可能都已经不再有时间去重新面对自己和关系。而孩子会有很大的不同,当孩子遇到问题,顺着父母传递的经验去走时,他很可能只用一半甚至更短的时间就走完父母的老路,然后就不得不跟问题正面相遇。

问题已经出现,可人生还有大把的时间,这促使人们在父母提供的经验之外,寻找自己要用怎样的方式走完一生,这就引发了自我觉醒的需要。

所以,大多数难以面对亲密关系的人,都会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很多关系里不简单的问题往往被父母看作是极其简单的,然而最终你会发现其实这些简单是他们想象出来的,因为他们自己也不曾真正面对过自己关系里的问题。

成年后的每场危机,其实都是人生的“早有预谋”

03

走出荆棘丛的唯一方式,

是让自己坚定不移地往外走

人到中年醒来的痛,很多人无力承受。

这就好比,你过去一直在沉睡,感觉生活挺舒服的,可是当你某一天醒过来,身体传来痛苦的感觉,你迫不及待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荆棘丛中了。

你感觉无辜死了,这本不是你的错,但这些痛苦都需要自己一个人来承受。承受不住痛苦的人,会想闭着眼睛继续睡过去,好让自己感觉不再那么痛苦。

还有的人可能会想尽方法来让自己避开痛苦,但每个人都可能要尝试很多种方法之后,才恍然大悟,除了自我成长,带着身上的痛苦走出这片荆棘丛,并没有别的路可走。

原标题:《成年后的每场危机,其实都是人生的“早有预谋”》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