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动物的语言

3自然语言

3.1动物的语言

语言是人类独有的吗?很常见,狼、狗、猫、狮等各种兽类,鲸鱼、海豚等等都通过它们的声音——不一定在人类的音域范围——进行交流,维系它们的组织。动物的口语典型地是一、二个音节,二、三次地重复,如狗的“汪汪”,猫的“喵喵”。动物在其一生只是有限的几个声音不断地简单重复,这没什么奇怪的,能表达出类似“这里有食物”;“这是我的地盘”;“孩子你在那里”;“我好帅嫁给我吧”等这些意思,对于动物的生存来说也就足够。自然状态下鸟类的鸣啭也可发出很多音节的声音,且调式上富于变化,可谓悦耳动听。动物学家研究表明:只有在求偶期间鸟类才会鸣啭,鸣啭的华丽更接近于没有歌词的歌唱而不是说话,因此“鸣啭”也经常称为“鸣唱”。鸣啭更接近鸟类本能,鸟类交流的时的鸣叫实则类似兽类。有实验表明,法国的乌鸦听不懂美国乌鸦的叫声,同一种类不同区域的动物能够发展出不同的“语种”或“方言”,这表明虽然动物们的叫声较简单,但不完全是出于本能的。3.1动物的语言

动物的叫声能算作口语吗?主要的观点是:这只能看作是信号系统,不能看作是语言系统。人类口语的特征是一次输出多个音节的声音,每次输出的多个音节声音很少完全重复,即多个音节是根据需要有规则组合的,不同的组合表达不同的意义,所能表达的意义是无限的。以此作为衡量是否达到语言的标准,要求是否过高?被我们认为是最早的文字的象形文字,它的早期阶段基本上也是一个符号对应一个独立的意义,把它们放在一起时,并无确定语法,主要是靠联想来猜测意思。另一方面动物也会挑战这种标准,挑战者甚至是相对低等的动物——蜜蜂。蜜蜂的舞蹈语言,按照观察者的说法,其动作路径、幅度的不同可以表示出什么方位,多远距离有食物,什么样的食物,食物是否在水中等等信息。按照这种说法,就算只是先天的编码动作,我们也应该承认蜜蜂的语言是有语法的,是否真如此?或者我们对于别的动物叫声的描述是否主观地简单化了?对此问题的探究可先追溯至另一个更基础的问题:动物们是否有命名做法与能力?命名是语言的起始,并需要在一定的意识水平上才能产生,构造一个不同于当前已有的叫声,直接指称一个新的意义。如果动物们的叫声的语义范围是固定的,那它们可能并没有命名的能力,它们的叫声也应归为语言前的,但这还需要观察研究。

合理地推测,人类的语言发端于与动物叫声相同的阶段,凭借更强的模仿、学习、反思的能力,制造工具的禀赋,人类口语最终成为今天的样式,其复杂性是动物叫声不能相提并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