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豁免中国留学生 不免除GST 撤侨耗资…官方首次披露

【天维网援引NZHerald消息 Emma编译】疫情以来,新西兰政府出台了许多应对政策,也启动了全方位的响应机制。今天政府层面的决策文件首次被披露。

今天,新西兰抗击疫情期间中的许多官方文件被政府公布出来,其中细分为许多领域,包括“警戒等级和限制”、“边境”、“教育”、“卫生响应”、“住房”、“收入帮扶措施”、“离岸问题”、“支持经济”和“工资补贴与休假计划”。这些文件是给部长们的最高级别的建议,其中还有一些政策草案,以及自二月以来的几百份报告。

不豁免中国留学生 不免除GST 撤侨耗资…官方首次披露

酒铺

政府拒绝承认酒铺是核心必要服务,但给内阁的建议称,酒铺的营业方式可以跟超市一样,如果关闭酒铺,有酒瘾但在超市无法买到烈酒的人可能成为隐患。警方对于关闭酒铺也有顾虑。

但允许酒铺在封禁期间营业也将造成一个概念——“零售店之间出现不平等待遇”。

最终,内阁依然裁定酒铺为非核心必要服务,除非在超市无法买酒的地区,比如奥克兰西区。

接触者追踪不足

新西兰的接触者追踪能力一直是疫情响应中的一个短板,最近几周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总干事Dr Ashley Bloomfield甚至称新西兰的接触者追踪能力已经达到“黄金标准”。

但是3月17日卫生部发布的一份文件显示,当时只能追踪10个病例,而当天新西兰已经有11个确诊病例和2个可能病例。3月17日,新西兰的检测能力为单日700,3月22日增长到单日1500。

持有效工签却不在新西兰境内的中国人数量过万

二月头上,对于有多少中国人持有新西兰有效工签,但却不在新西兰境内,官方并没有准确的信息。“官方正在了解受影响的人数。截止2月5日,我们并不能提供持有有效工签却在境外的中国人的数量。”

按规定,官员应该在48小时内向部长提供所需信息。之后经查证,发现当时在新西兰境外持有有效工签的中国人数量为11280人,低于持有效学签的中国人。

存在未被发现的社区传播

4月15日,National Management Crisis Centre告知疫情部长级小组,称对于社区传播率没有信心。在一则周报中,该国家中心称三周前就有未被发现的社区传播,但并不知道其规模。报告中称,有大量的病例存在信息缺失,还有许多病例已经调查了许久,因此对社区传播数据信心不高。

人网站访问量激增

新西兰进入全面封禁的当天,Pornhub的流量激增。内务部的一份报告中显示,3月25日新西兰进入四级警戒的当天,新西兰境内Pornhub访问量增加了20.6%。3月29日,增幅只有4.8%,而4月2日,增幅为15.8%。

该简报还成,未成年花在Netflix、Youtube、线上游戏和社交媒体上的时间增多,遭遇了更多的网上威胁与伤害。

集中隔离耗资千万

The Temporary Accommodation Service大概申领了1500万纽币来来集中隔离几千人。

在拿到拨款之前,MBIE已经向一个公司支付了2百万纽币,来预定2000辆房车和几百间酒店房间。

内阁仅在4月3日就已经为此拨款8百万纽币。

重开电子通关通道

2月5日,让海关对部分国际航班重开eGates通道的建议中写道,卫生部认同“从澳大利亚、新加坡和美国来的航班上,有人暴露于新冠病毒且出现症状的风险很低”。

“如果对这些航班上符合条件的护照持有人开启电子通道,则会大大加速过关流程,减少乘客的延误时间,也可以释放一线资源。”

抵达新西兰的航班中,半数以上都是来自美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

就在这则建议提交的前一天,有18686名乘客抵达新西兰。

失业人数或将高达30万

4月14日的一份文件显示,疫情对经济的打击堪比大萧条时期。

全面封禁将减缓40%的经济活动,第二季度整体经济活动将减少20%。

到九月,新西兰的失业人数可能会创下30万的峰值(2019年第四季度失业人数为111000。)

在四级警戒维持一个月,以及二级警戒延长的情况下,截止2021年三月的年GDP将下降10%。

如果三级和四级警戒延长至12个月,GDP跌幅将翻三倍,及时政府额外花费500亿来扶振经济。

免除GST?

3月初IRD起草的一份文件中提出了政府缓解商家压力的几种可能的税收手段。还有文件显示,官方了解的政策中包括免除商家商家缴纳GST的义务,但这个主意被毙掉了。

文件中写道:“免除GST义务,将为受影响的纳税人提供福利。”

“Inland Revenue和财政部强烈反对该政策的执行。”

官方称,这个主意可能带来“巨大的行政问题”,在短时间内很难操作。

该报告提出的时候是3月5日,当时新西兰只有三个病例。

但是那个时候内阁已经在考虑一系列可能执行的税收措施了,“因为考虑到疫情爆发造成的经济影响可能比最初的预期更严重,且持续更长的时间。”

取消工资补贴上限

财政部起草的一份文件显示,工资补贴的最初计划甚至不足以覆盖全国劳动力的56%,因为当时设置了15万纽币(针对单个雇主)的上限。引入该计划的时候,财长曾称,这个计划将覆盖新西兰的小企业。

但是,新近发布的文件显示,该计划可能的确覆盖了小企业,但却忽略了一大半的劳动力。

“尽管超过工资补贴上限的企业是很少的,但这些企业却雇佣了大批的劳动力。”文件中写道。

当时,国家党呼吁取消上限,因为原来的上限意味着任何超过21个雇员的公司都没办法申领。

财政部随即建议政府“立即取消工资补贴上限”。

3月23日,政府取消了上限,使得工资补贴计划对所有雇主开放。

留学生隔离计划将会消耗公共卫生资源

另一份文件,3月初内阁拒绝了中国留学生入境新西兰的计划,称这会牵扯边境和整个响应机制的公共卫生资源。

“考虑到机会成本,官方不建议对其豁免。”3月2日的内阁纪要写道。当时新西兰还未出现第一例确诊。

就在出现第一例确诊之后,除了对中国限制入境以外,内阁决定将伊朗纳入限制入境范围,并邀请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对“来自意大利和韩国(尤其是大邱地区)”的非新西兰人的边境政策进行审查,“并要求其尽快回复”。

但最终未对意大利和韩国入境者进行限制,直到3月20日对所有非新西兰人关闭边境为止。

撤侨

据政府预测,将滞留在海外的新西兰人接回国可能会话费1400万纽币。

文件显示,外交部对不同国家的风险进行了高中低评估,然后安排撤侨航班。

虽然没有发布被评估国家的清单,但低风险国家不会被优先安排撤侨。

滞留在高风险国家的新西兰人共有超过3000人。

到目前为止,帮助在秘鲁、中国和韩国的300名新西兰人回家,共花掉了2百万纽币。